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卷三十二·列傳第十三·王琨等

○王琨 張岱 褚炫 何戢 王延之 阮韜

王琨,瑯邪臨沂人也。祖薈,晉衛將軍。父懌,不慧,侍婢生琨,名為昆侖。懌后娶南陽樂玄女,無子,改琨名,立以為嗣。琨少謹篤,為從伯司徒謐所愛。宋永初中,武帝以其娶桓脩女,除郎中,駙馬都尉,奉朝請。元嘉初,從兄侍中華有權寵,以門戶衰弱,待琨如親,數相稱薦。為尚書儀曹郎,州治中。累至左軍諮議,領錄事,出為宣城太守,司徒從事中郎,義興太守。歷任皆廉約。還為北中郎長史,黃門郎,寧朔將軍,東陽太守。孝建初,遷廷尉卿,竟陵王驃騎長史,加臨淮太守,轉吏部郎。吏曹選局,貴要多所屬請,琨自公卿下至士大夫,例為用兩門生。江夏王義恭嘗屬琨用二人,后復遣屬琨,答不許。

出為持節、都督廣交二州軍事、建威將軍、平越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南土沃實,在任者常致巨富,世云“廣州刺史但經城門一過,便得三千萬”也。琨無所取納,表獻祿俸之半。州鎮舊有鼓吹,又啟輸還。及罷任,孝武知其清,問還資多少。琨曰“臣買宅百三十萬,馀物稱之”帝悅其對。為廷尉,加給事中,轉寧朔將軍長史、歷陽內史。上以琨忠實,徙為寵子新安王東中郎長史,加輔國將軍,遷右衛將軍,度支尚書。出為永嘉王左軍、始安王征虜二府長史,加輔國將軍、廣陵太守,皆孝武諸子。泰始元年,遷度支尚書,尋加光祿大夫。

初,從兄華孫長襲華爵為新建侯,嗜酒多愆失。琨上表曰“臣門侄不休,從孫長是故左衛將軍嗣息,少資常猥,猶冀晚進。頃更昏酣,業身無檢。故衛將軍華忠肅奉國,善及世祀。而長負釁承封,將傾基緒。嗣小息佟閑立保退,不乖素風,如蒙拯立,則存亡荷榮,私祿更構”出為冠軍將軍、吳郡太守,遷中領軍。坐在郡用朝舍錢三十六萬營餉二宮諸王及作絳襖奉獻軍用,左遷光祿大夫,尋加太常及金紫,加散騎常侍。廷尉虞龢議社稷合為一神,琨案舊糾駁。時龢深被親寵,朝廷多琨強正。

明帝臨崩,出為督會稽東陽新安臨海永嘉五郡軍事、左軍將軍、會稽太守,常侍如故。坐誤竟囚,降號冠軍。元徽中,遷金紫光祿,弘訓太仆,常侍如故。本州中正,加特進。從帝即位,進右光祿大夫,常侍馀如故。從帝遜位,琨陪位及辭廟,皆流涕。

太祖即位,領武陵王師,加侍中,給親信二十人。時王儉為宰相,屬琨用東海郡迎吏。琨謂信人曰“語郎,三臺五省,皆是郎用人。外方小郡,當乞寒賤,省官何容復奪之”遂不過其事。

琨性既古慎,而儉嗇過甚,家人雜事,皆手自操執。公事朝會,必夙夜早起,簡閱衣裳,料數冠幘,如此數四,世以此笑之。尋解王師。

建元四年,太祖崩,琨聞國諱,牛不在宅,去臺數里,遂步行入宮。朝士皆謂琨曰“故宜待車,有損國望”琨曰“今日奔赴,皆應爾”遂得病,卒。贈左光祿大夫,馀如故。年八十四。

張岱字景山,吳郡吳人也。祖敞,晉度支尚書。父茂度,宋金紫光祿大夫。岱少與兄太子中舍人寅、新安太守鏡、征北將軍永、弟廣州刺史辨俱知名,謂之張氏五龍。鏡少與光祿大夫顏延之鄰居,顏談議飲酒,喧呼不絕。而鏡靜翳無言聲。后延之于籬邊聞其與客語,取胡床坐聽,辭義清玄,延之心服,謂賓客曰“彼有人焉”由此不復酣叫。寅、鏡名最高,永、辨、岱不及也。

郡舉岱上計掾,不行,州辟從事。累遷南平王右軍主簿,尚書水部郎。出補東遷令。時殷沖為吳興,謂人曰“張東遷親貧須養,所以棲遲下邑。然名器方顯,終當大至”隨王誕于會稽起義,以岱為建威將軍,輔國長史,行縣事。事平,為司徒左西曹。母年八十,籍注未滿,岱便去官從實還養,有司以岱違制,將欲糾舉。宋孝武曰“觀過可以知仁,不須案也”累遷撫軍諮議參軍,領山陰令,職事閑理。

巴陵王休若為北徐州,未親政事,以岱為冠軍諮議參軍,領彭城太守,行府、州、國事。后臨海王為征虜廣州,豫章王為車騎揚州,晉安王為征虜南兗州,岱歷為三府諮議、三王行事,與典簽主帥共事,事舉而情得。或謂岱曰“主王既幼,執事多門,而每能緝和公私,云何致此”岱曰“古人言一心可以事百君。我為政端平,待物以禮,悔吝之事,無由而及。明暗短長,更是才用之多少耳”入為黃門郎,遷驃騎長史,領廣陵太守。新安王子鸞以盛寵為南徐州,割吳郡屬焉。高選佐史,孝武帝召岱謂之曰“卿美效夙著,兼資宦已多。今欲用卿為子鸞別駕,總刺史之任,無謂小屈,終當大伸也”帝崩,累遷吏部郎。

明帝初,四方反,帝以岱堪干舊才,除使持節、督西豫州諸軍事、輔國將軍、西豫州刺史。尋徙為冠軍將軍、北徐州刺史,都督北討諸軍事,并不之官。泰始末,為吳興太守。元徽中,遷使持節、督益寧二州軍事、冠軍將軍、益州刺史。數年,益土安其政。征侍中,領長水校尉,度支尚書,領左軍,遷吏部尚書。王儉為吏部郎,時專斷曹事,岱每相違執,及儉為宰相,以此頗不相善。

兄子瑰、弟恕,誅吳郡太守劉遐。太祖欲以恕為晉陵郡,岱曰“恕未閑從政,美錦不宜濫裁”太祖曰“恕為人,我所悉。且又與瑰同勛,自應有賞”岱曰“若以家貧賜祿,此所不論,語功推事,臣門之恥”尋加散騎常侍。建元元年,出為左將軍、吳郡太守。太祖知岱歷任清直,至郡未幾,手敕岱曰“大邦任重,乃未欲回換,但總戎務殷,宜須望實,今用卿為護軍”加給事中。岱拜竟,詔以家為府。陳疾,明年,遷金紫光祿大夫,領鄱陽王師。

世祖即位,復以岱為散騎常侍、吳興太守,秩中二千石。岱晚節在吳興,更以寬恕著名。遷使持節監南兗兗徐青冀五州諸軍事、后將軍、南兗州刺史,常侍如故。未拜,卒。年七十一。岱初作遺命,分張家財,封置箱中,家業張減,隨復改易,如此十數年。贈本官,謚貞子。

褚炫字彥緒,河南陽翟人也。祖秀之,宋太常。父法顯,鄱陽太守。兄炤,字彥宣,少秉高節,一目眇,官至國子博士,不拜。常非從兄淵身事二代,聞淵拜司徒,嘆曰“使淵作中書郎而死,不當是一名士邪。名德不昌,遂令有期頤之壽”炫少清簡,為從舅王景文所知。從兄淵謂人曰“從弟廉勝獨立,乃十倍于我也”宋義陽王昶為太常,板炫補五官,累遷太子舍人,撫軍車騎記室,正員郎。

從宋明帝射雉,至日中,無所得。帝甚猜羞,召問侍臣曰“吾旦來如皋,遂空行,可笑”座者莫答。炫獨曰“今節候雖適,而云露尚凝,故斯翚之禽,驕心未警。但得神駕游豫,群情便為載歡”帝意解,乃于雉場置酒。遷中書侍郎,司徒右長史。

昇明初,炫以清尚,與劉俁、謝朏、江斅入殿侍文義,號為“四友”。遷黃門郎,太祖驃騎長史,遷侍中,復為長史。齊臺建,復為侍中,領步兵校尉。以家貧,建元初,出補東陽太守,加秩中二千石。還,復為侍中,領步兵。凡三為侍中。出為竟陵王征北長史,加輔國將軍,尋徙為冠軍長史、江夏內史,將軍如故。

永明元年,為吏部尚書。炫居身清立,非吊問不雜交游,論者以為美。及在選部,門庭蕭索,賓客罕至。出行,左右捧黃紙帽箱,風吹紙剝僅盡。罷江夏還,得錢十七萬,于石頭并分與親族,病無以市藥。表自陳解,改授散騎常侍,領安成王師。國學建,以本官領博士,未拜,卒,無以殯斂。時年四十一。贈太常,謚曰貞子。

何戢字慧景,廬江灊人也。祖尚之,宋司空。父偃,金紫光祿大夫,被遇于宋武。選戢尚山陰公主,拜駙馬都尉。解褐秘書郎,太子中舍人,司徒主簿,新安王文學,秘書丞,中書郎。

景和世,山陰主就帝求吏部郎褚淵入內侍己,淵見拘逼,終不肯從,與戢同居止月馀日,由是特申情好。明帝立,遷司徒從事中郎,從建安王休仁征赭圻,板轉戢司馬,除黃門郎,出為宣威將軍、東陽太守,吏部郎。元徽初,褚淵參朝政,引戢為侍中,時年二十九。戢以年未三十,苦辭內侍,表疏屢上,時議許之。改授司徒左長史。

太祖為領軍,與戢來往,數置歡宴。上好水引餅,戢令婦女躬自執事以設上焉。久之,復為侍中,遷安成王車騎長史,加輔國將軍、濟陰太守,行府、州事。出為吳郡太守,以疾歸。為侍中,秘書監,仍轉中書令,太祖相國左長史。建元元年,遷散騎常侍,太子詹事,尋改侍中,詹事如故。上欲轉戢領選,問尚書令褚淵,以戢資重,欲加常侍。淵曰“宋世王球從侍中中書令單作吏部尚書,資與戢相似,頃選職方昔小輕,不容頓加常侍。圣旨每以蟬冕不宜過多,臣與王儉既已左珥,若復加戢,則八座便有三貂。若帖以驍、游,亦為不少”乃以戢為吏部尚書,加驍騎將軍。戢美容儀,動止與褚淵相慕,時人呼為“小褚公”。家業富盛,性又華侈,衣被服飾,極為奢麗。三年,出為左將軍、吳興太守。

上頗好畫扇,宋孝武賜戢蟬雀扇,善畫者顧景秀所畫。時陸探微、顧彥先皆能畫,嘆其巧絕。戢因王晏獻之,上令晏厚酧其意。四年,卒。時年三十六。贈散騎常侍、撫軍,太守如故。謚懿子。女為郁林王后,又贈侍中、光祿大夫。

王延之字希季,瑯邪臨沂人也。祖裕,宋左光祿儀同三司。父昇之,都官尚書。延之出繼伯父秀才粲之。延之少而靜默,不交人事。州辟主簿,不就。舉秀才。除北中郎法曹行參軍。轉署外兵尚書外兵部,司空主簿,并不就。除中軍建平王主簿、記室,仍度司空、北中郎二府,轉秘書丞,西陽王撫軍諮議,州別駕,尋陽王冠軍、安陸王后軍司馬,加振武將軍,出為安遠護軍,武陵內史,不拜。宋明帝為衛軍,延之轉為長史,加宣威將軍。司徒建安王休仁征赭圻,轉延之為左長史,加寧朔將軍。

延之清貧,居宇穿漏。褚淵往候之,見其如此,具啟明帝,帝即敕材官為起三間齋屋。遷侍中,領射聲校尉,未拜,出為吳郡太守。罷郡還,家產無所增益。除吏部尚書,侍中,領右軍,并不拜。復為吏部尚書,領驍騎將軍,出為后軍將軍、吳興太守。遷都督浙東五郡、會稽太守。轉侍中,秘書監,晉熙王師。遷中書令,師如故。未拜,轉右仆射。昇明二年,轉左仆射。

宋德既衰,太祖輔政,朝野之情,人懷彼此。延之與尚書令王僧虔中立無所去就,時人為之語曰“二王持平,不送不迎”太祖以此善之。三年,出為使持節、都督江州豫州之新蔡晉熙二郡諸軍事、安南將軍、江州刺史。建元二年,進號鎮南將軍。

延之與金紫光祿大夫阮韜,俱宋領軍劉湛外甥,并有早譽。湛甚愛之,曰“韜后當為第一,延之為次也”延之甚不平。每致餉下都,韜與朝士同例。太祖聞其如此,與延之書曰“韜云卿未嘗有別意,當緣劉家月旦故邪”在州祿俸以外,一無所納,獨處齋內,吏民罕得見者。

四年,遷中書令,右光祿大夫,本州大中正。轉左仆射,光祿、中正如故。尋領竟陵王師。永明二年,陳疾解職,世祖許之。轉特進,右光祿大夫,王師、中正如故。其年卒,年六十四。追贈散騎常侍,右光祿大夫、特進如故。謚簡子。

延之家訓方嚴,不妄見子弟,雖節歲問訊,皆先克日。子倫之,見兒子亦然。永明中,為侍中。世祖幸瑯邪城,倫之與光祿大夫全景文等二十一人坐不參承,為有司所奏。詔倫之親為陪侍之職,而同外惰慢,免官,景文等贖論。建武中,至侍中,領前軍將軍,都官尚書,領游擊將軍,卒。

阮韜字長明,陳留人,晉金紫光祿大夫裕玄孫也。韜少歷清官,為南兗州別駕,刺史江夏王劉義恭逆求資費錢,韜曰“此朝廷物”執不與。

宋孝武選侍中四人,并以風貌。王彧、謝莊為一雙,韜與何偃為一雙。常充兼假。泰始末,為征南江州長史。桂陽王休范在鎮,數出行游,韜性方峙,未嘗隨從。至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領始興王師。永明二年,卒。

史臣曰:內侍樞近,世為華選。金珰颎耀,朝之麗服,久忘儒藝,專授名家。加以簡擇少姿,簪貂冠冕,基蔭所通,后才先貌,事同謁者,以形骸為官,斯違舊矣。辟強之在漢朝,幼有妙察。仲宣之處魏國,見貶容陋。何戢之讓,雖未能深識前古之美,與夫尸官靦服者,何等級哉。

贊曰:萬石祗慎,琨既為倫。五龍一氏,張亦繼荀。炫清褚族,戢遺何姻。延之居簡,名峻王臣。

推薦詩詞

惜花四律--步湘州藏春園主人韻(近代·魯迅)

鳥啼鈴語夢常縈,閑立花陰盼嫩晴。
怵目飛紅隨蝶舞,開心茸碧繞階生。
天于絕代偏多妒,時至將離倍有情。
最是令人愁不解,四檐疏雨送秋聲。

劇憐常逐柳綿飄,金屋何時貯阿嬌?
微雨欲來勤插棘,薰風有意不鳴條。
莫教夕照催長笛,且踏春陽過板橋。
只恐新秋歸塞雁,蘭□(舟+繁體雙)載酒櫓輕搖。

細雨輕寒二月時,不緣紅豆始相思。
墮裀印屐增惆悵,插竹編籬好護持。
慰我素心香襲袖,撩人藍尾酒盈卮。
奈何無賴春風至,深院荼蘼已滿枝。

繁英繞甸競呈妍,葉底閑看蛺蝶眠。
室外獨留滋卉地,年來幸得養花天。
文禽共惜春將去,秀野欣逢紅欲然。
戲仿唐宮護佳種,金鈴輕綰赤闌邊。

同題仙游觀(唐·韓翃)

仙臺初見五城樓,風物凄凄宿雨收。
山色遙連秦樹晚,砧聲近報漢宮秋。
疏松影落空壇靜,細草香生小洞幽。
何用別尋方外去,人間亦自有丹丘。

送竇十九判官使江南(唐·張繼)

游客淹星紀,裁詩煉土風。今看乘傳去,那與問津同。
南郡迎徐子,臨川謁謝公。思歸一惆悵,於越古亭中。

國香(宋·高荷)

南溪太史還朝晚,息駕江陵頗從款。
彩毫曾詠水仙花,可惜國香天不管。
將花托意為羅敷,十七未有十五余。
宋玉門墻紆貴從,藍橋庭戶怪貧居。
十年目色遙成處,公更不來天上去。
已嫁鄰姬窈窕姿,空傳墨客殷勤句。
聞道離鸞別鶴悲,藁碪無賴鬻蛾眉。
桃花結子風吹后,巫峽行云夢足時。
田郎好事知渠久,酬贈明珠同石友。
憔悴猶疑洛浦刀,風流固可章臺柳。
寶髻犀梳金鳳翹,尊前初識董嬌饒。
來遲杜牧應須恨,愁殺蘇州也合銷。
也把水仙花說似,猛省西家黃學士。
乃能知妾妾當時,悔不書空作黃字。
王子初聞話此詳,索詩裁與漫凄涼。
只今驅豆無方法,徒使田郎號國香。

謝亭送別(唐·徐渾)

勞歌一曲解行舟,
紅葉青山水急流。
日暮酒醒人已遠,
滿天風雨下西樓。

正氣歌(宋·文天祥)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污下而幽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幾,時則為水氣;涂泥半朝,蒸漚歷瀾,時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檐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溷、或毀尸、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
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是氣所磅礴,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三綱實系命,道義為之根。嗟予遘陽九,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陰房闐鬼火,春院閟天黑。(天黑 同:閉)
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如此再寒暑,百癘自辟易。
哀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顧此耿耿存,仰視浮云白。
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西江月·五柳坊中煙綠(宋·向子諲)

五柳坊中煙綠,百花洲上云紅。蕭蕭白發兩衰翁。不與時人同夢。拋擲麟符虎節,徜徉江月林風。世間萬事轉頭空。個里如如不動。

鴛鴦湖棹歌 之六十九(清·朱彝尊)

巫子峰晴返景開,傳聞秦女葬山隈。
閑聽野老沙中語,曾有毛民海上來。

塞下曲四首(唐·李益)

蕃州部落能結束,朝暮馳獵黃河曲。
燕歌未斷塞鴻飛,牧馬群嘶邊草綠。
秦筑長城城已摧,漢武北上單于臺。
古來征戰虜不盡,今日還復天兵來。
黃河東流流九折,沙場埋恨何時絕。
蔡琰沒去造胡笳,蘇武歸來持漢節。
為報如今都護雄,匈奴且莫下云中。
請書塞北陰山石,愿比燕然車騎功。

宿五松山下荀媼家(唐·李白)

我宿五松下,寂寥無所歡。
田家秋作苦,鄰女夜舂寒。
跪進雕胡飯,月光明素盤。
令人慚漂母,三謝不能餐。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