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一百零四回 陳山率眾投欽差 黃順自歸內黃府

話說陳月娥想要上吊身死,不想丫環、仆婦趕到,忙過去先把姑娘救下來,幸喜救得及時,蘇醒過來。

外面眾人早巳把馬賽花給圍上,徐勝自己先跳過墻去,往前行走。逃到了山下,約有五六里之遙,只見眼前有一座古廟,坐北向南。走近仔細一看,只見里大殿一角,東西都有配房,徐勝也不知是何廟宇,將身躥上房去,往各處留神細看。見東邊單有一所跨院,是三合瓦房,里面也是燈光隱隱。徐勝躥上房去,到了東院之內,跳下院去,用舌尖舔破窗紙,往房中仔細一看,只見里面順著前檐,一張湘妃竹床,床上有小桌一張,上面坐著的正是桑氏妖婦九花娘。底下有八仙桌一張,兩旁有太師椅兩張。八仙桌上,放著一盞燭燈,地下椅子上坐著一個仆婦。

書中暗表,九花娘如何來至此處?只因為她與傅國恩分手之后,自己拿著一個包裹,內有珍珠細軟之物,可值六千兩之數,她打算自己遠走高飛,找一深山幽僻之處,躲逃此難。那一日走在一所大廟門首,抬頭一看,見上面有一塊匾,寫的是“九圣庵”。自己覺著身倦體乏,來至山門叩門。打里面出來一位老尼,將山門開放,老尼將她讓至禪堂,分賓主落座,叫仆婦捧上茶來。吃了兩杯茶,老尼問道,“施主尊姓大名,從何處來至此地?”九花娘說:“師傅要問在下,我乃雞鳴驛人氏。娘家姓桑,婆家姓汪,丈夫故去,自己孤身一人,想要出家,情愿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炷香,望師傅慈悲慈悲,收我做個徒弟。”老尼說:“甚好!”夜內就將老尼一刀殺死,把死尸扔在青石崖廟內,又喚仆婦人聚齊,說道:“你等不必害怕,如要走漏消息,我將爾等一并殺光!”今夜晚間,九花娘正在屋內發狂,不知如何是好,覺著發似人揪,肉擬鉤搭,自己行坐不安,不知所因何故。

正在這時,徐勝從外面來到,一瞧是妖婦九花娘,心想,我何不進去將她拿獲,也算奇功一件。想罷,自己飛身跳在院中,大嚷一聲:“妖婦,你今天休走!我等特意前來促拿于你!”九花娘在屋中一聽,嚇得顏色更改,急忙將燈吹滅,先扔出了個板凳來,粉面金剛閃在一旁。那妖婦隨后躥在院中,擺單刀往對面一看,不瞧還則罷了,仔細一瞧,把一個九花娘瞧得目瞪口呆,原來正是當年在雞鳴驛心中盼想之俊俏郎君徐勝。妖婦一見,對著徐勝噗哧一笑,用手指點說:“呀!我打量是誰?原來是你,小沒良心的,你還跟我動手!走罷,有話到屋里再說。”粉面金剛徐勝面目一沉,把眼一瞪說:“妖婦,你謀害親夫,謠言惑眾,協助叛臣,刺殺欽差,種種不法皆身犯國律,目無王法。你要是知趣便過來,我把你捆上,解到大人公館,任憑大人發落。”九花娘聽徐勝之言并無半點情意,把手中刀一指,說:“徐勝,你真不識時務,仙姑我給你說的金玉良言,誰想你翻臉無情,惡語傷人,你我二人分個強存弱死。”說罷掄刀就剁,粉面金剛擺手中銅錘相迎。二人走了三五個照面,九花娘見粉面金鋼甚是兇勇,自己轉個身往南就走。徐勝隨后緊緊追趕。九花娘回頭偷眼一看,伸手掏出絹帕,照徐勝一摔,徐勝就聞一陣異香,翻身栽倒在地。九花娘把他扛起,送至屋中,放在床上,拿出一瓶解藥,先把徐勝二臂捆好,然后把解藥抹在他鼻孔之上。徐勝打兩個噴嚏,清醒過來,大罵妖婦:“你快把老爺結果性命,我只求速死!”九花娘在徐勝旁邊一站說:“你我無冤無仇,何必這樣心狠意毒?今日廟中無人,你要從了我這件好事,你我二人就在這廟中一住,做一對海外散仙,任意逍遙。”

徐勝想:莫如故伎重演,假意應允,用酒將她灌醉,拿她前去報功。想罷說:“九花娘,前番在雞鳴驛,我就有心愛慕于你,被高源、劉芳、歐陽德三人沖散。直到如今,我心中還記掛前情,也是你我姻緣有分,不負前盟,這也算月下老人赤繩系足,是你我破鏡重圓。今天在此異地相逢,真遂我心中之愿。”

九花娘一聽此言,喜出望外,說:“徐郎,我知你是一位有情有意之人!總算是我目中識人。”說著就將徐勝放開,告訴婆子丫環烹茶備酒。他二人攜手來到上房。在東里間屋中落座吃茶,訴說別后之事。九花娘就問道:“徐老爺,自打雞鳴驛分手之后,你心中還有意惦念我么?”徐勝說:“自從你我分別,我是茶思飯想,并無一刻忘懷,不知美娘子你心中如何?”九花娘咳了一聲,說:“自從你我分別之后,我有心想要上吊身死,又想你在世上,想念于我!故此今天見了你,真遂了我生平之愿。”婆子擦抹桌案,杯盤擺好。徐勝是真餓了。自從跟高通海奔了磨盤山而來,天已到二更以后,尚未吃晚飯。今朝見擺上各種蔬菜,心中甚樂。九花娘一瞧,擺上十六樣果子,親手拿起酒壺說:“徐郎,今天我敬你三杯!頭一杯酒給你消愁解悶,你吃一盅壓驚酒。第二杯,你我破鏡重圓,總算是雙喜綿綿。第三杯,你喝一杯成雙酒,我再陪你吃一杯。”二人對坐,吃了幾杯酒。徐勝安心要將九花娘灌醉,所以花言巧語,哄那九花娘。后來又猜拳行令。徐勝慢慢要把九花娘灌醉。一個是無心,一個是有意,二人開懷暢飲。正在得意之時,外面來了幾位英雄。且說水底蛟龍高通海,同著陳山、張耀宗已將馬賽花拿住,將她繩縛二臂,再找徐勝,蹤跡不見。高通海趕緊說:“我們大家分頭前去尋找他!”這才同陳山、張耀宗三個人順著后山小路,找到九圣庵。跳過墻去,只見東跨院中燈燭輝煌,里面有男女說話聲音。高通海將窗欞紙舔破一看,揮手叫張耀宗、陳山說:“你兩個來看。”三位看畢各拉兵刃,要闖進屋內,捉拿九花娘。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