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一百十三回 勝奎智請金眼雕 邱成禮服活閻王

話說勝奎見兄長已病,離了元豹山,來到松林之內,細想:我大哥乃一世童男,焉能得這樣瘋邪之癥,其中必然有詐,莫非我大哥已知劍峰山之事,假裝瘋顛?他低頭一想,轉身直奔大同府,到了總鎮大人衙門。

他的孫女勝玉環,現在也在這里住著。家人往里讓,來到了里邊。天有初鼓時候,張耀宗尚未安歇,見勝奎前來,連忙讓坐,說:“三老爺子,天到這般時候,從哪里來?”勝奎說:“我來瞧瞧孫女勝玉環,還有一點小事。”張耀宗親自帶勝奎至內宅西院中,那勝玉環與俠良姑在一處居住,此時二人正在講論武藝。勝奎進來說:“二位姑娘尚未歇著?”勝玉環說:“呦,老爺子來了,你老人家請坐。”勝奎說:“我來找你有一件事,你把夜行衣包拿來,跟著我去。”張耀宗就問:“勝老丈有什么要緊事情?若有用我之處只管說,我可以前去效力。”

勝奎說:“倒沒有要緊事,如有,我必然約請大人。”

來到外面無人之處,勝奎對玉環說:“你跟我到元豹山邱大爺那里,把夜行衣換好,把百寶囊中的紅胡子拿了出來,掛在臉上。你到那里道路也熟,去你邱大嬸母屋中,就說你是飛虎山大寨主,知道她是邱明月之妻,長得貌美,今特意前來將她背去。”勝玉環說:“爺爺,這是怎么一段隱情?你說明白我再去,要一背邱嬸母,邱爺爺知道了焉能答應?”勝奎說:“玉環你有所不知,因焦振遠在大同劫牢反獄,彭欽差要調官兵前去拿他,我念結拜之交,在彭大人臺前求情,只要他把九花娘、馬賽花送回歸案,大人乃慈善之人,劫牢反獄之事就一概不究。我去到劍峰山,活閻王焦振遠反生疑心,說我給彭大人辦事,不念拜兄弟之情,九花娘他也不放,他反倒扯旗造反,要與官兵打仗。我無奈到元豹山找你邱大爺爺,焉想到你邱大爺爺又無故瘋了,想必其中有詐。我今把你改扮起來,到元豹山你把邱嬸母背將起來,邱大爺爺一聽必然著急,他必要往外追你,我再出去把他攔住,那時候他裝瘋顛的機密便泄露了。”

勝玉環說:“此計甚妙,就此前往。”

爺孫兩個躥房越脊,如行平地,來到西門,順馬道上城,把白蓮套索掛在垛口,先叫玉環順著絨繩下去,勝奎隨后下去,再將白蓮索起下來。二人借著月色,直奔元豹山。天有二鼓之時,來到了元豹山,勝玉環飛身躥進院去,她知道邱明月之妻住東院北房,屋中燈光尚未熄滅,把紙窗舔破,望屋中一看,只見黃氏尚未安歇,邱明月亦不在房中。勝奎在房上了望。勝玉環進了屋中,黃氏一瞧,見有一紅胡子、藍靛臉的人,哇呀呀一聲喊嚷道:“我乃飛虎山大寨主,今天我將你背去,跟我到山寨同享榮華富貴。”將她背起來就走。

金眼雕在上房,已聽見院中喊嚷,連忙趕奔前來,說道:“小輩,膽敢在我這里撒野,待我來拿你。”飛身就追。勝奎從上面跳將下來,說:“大哥,你的瘋病好了?”金眼雕說:“你在此等等,我先把這賊人揪住。”勝奎說:“且慢,那不是外人,你也別罵,是勝玉環改扮的。”邱成說:“老三,你嚇著我了,這條計謀真好。”說著話,勝玉環已將黃氏送往房中,把鬼臉紅胡子摘去了,便給嬸母請安。邱爺讓勝奎來至上房,二人方才落座,見邱明月身穿夜行衣從外面進來。勝奎道:“明月,你往哪里去了?”

原來勝奎來時,金眼雕已知道活閻王焦振遠所做之事,便故意裝瘋。把勝三騙走,這才把邱明月叫過來,說:“你今晚換上夜行衣,直奔劍峰山,前去探訪其所作所為之事,回來稟我知道。”邱明月晚間出了元豹山,一直來到蓮池島,由西邊狹窄之處躥過去,來到山寨門外,飛身上墻,見里面燈燭輝煌,活閻王焦振遠正在那里坐定,五鬼在兩邊侍立。焦振遠說:“若無贓官彭朋前來,我定將九花娘結果性命;今前來捉拿于她,我偏要把她留下,把馬賽花認作我的義女。今天已將蓮池島河兵調齊,預備與贓官彭朋對敵。勝奎回去必要說我的過惡,因我未中他的謊哄之計。”焦仁聽至此處,說:“據孩兒看來,今天眾河兵見他并未行禮,孩兒等遵父命也未與他行禮,爹爹又忖度了他一番,只怕他前去元豹山尋找我邱大爺前來,那時恐你弟兄反目。”焦振遠說:“兒呀!我平日的仇人就是邱成,當時我三人結義,也是出于不得已而為之。我因與勝奎相打,邱成路見不平,前來與我相打,是老夫甘拜下風,勝奎便要我三人結拜。為父的主意是,練三截棍一條,非贏邱成才出我心中之氣。這幾年我并未與他交鋒,便是他來,我們二人也未知誰輸誰贏?”

邱明月聽得明白,立刻躥出寨門,回歸元豹山,見邱成正與勝奎在那里同坐,就把剛才暗探劍峰山之事述了一遍。只氣得金眼雕面目改色,說:“這還了得,氣死我也!老三,明天我跟你前去找他。你是什么情由?快對我說來!”勝奎又把從前之事對邱成說了一遍。

少時天色大亮,二人吃完早飯,起身直奔劍峰山,來到了蓮池島。眾河兵一看,連忙過來見禮,說:“邱老爺子來了。”

大家跪倒磕頭。邱爺每次到劍峰山,均要賞錢,河兵一見,急忙進去回稟。

焦家父子六個,一聽金眼雕來了,連忙往外相迎。一瞧金眼雕這個打扮,殺氣騰騰,身穿的青洋縐大褂,勝奎跟隨在后。

活閻王過了擺渡,至金眼雕面前,說:“大哥在上,小弟有禮。”

焦面鬼焦仁帶著四個兄弟,過來給邱大爺磕頭。金眼雕和勝奎上了擺渡說:“二弟,我有話對你說,到里面再講。”來至莊門,早有焦振遠之妻帶著幾個兒媳出來迎接。邱大爺說:“你們起來,不要行禮。”到了里面一瞧,靠北墻是一張花梨木八仙桌,兩旁有兩把太師椅子,桌上擺著古玩。金眼雕看罷,在東邊椅子上坐下,焦振遠在西邊陪坐,勝奎也在一旁坐下,焦仁等一旁站立。

邱成說:“老二,我今天前來,就為你與三弟之事。他因你我三人同結金蘭,故在彭大人跟前苦苦哀求,你倒反面無情,不念舊義。”焦振遠一聞此言,說:“大哥你有所不知,只因彭朋無故派大同總鎮張耀宗堵著山口,來要九花娘,又把我三個孩兒拿去,我這才帶領焦信、焦義前去劫牢反獄。我三弟既然要管,為何不早出頭?直到等我把三個孩兒救出來,他才前來。大哥可以把小弟父子六個綁上,送到彭大人跟前請罪。要憑彭欽差手下辦差的拿我父子,勢比登天還難。”金眼雕說:“好!我把話對你說明。前者破了畫春園,你三弟已經歸家,并未在公館,這才有彭公手下差官前來尋找九花娘,把你兩個孩兒拿去之事。你不應該打發焦仁去公館內持刀行兇,現在又劫牢反獄,情同叛逆。大人要調遣官兵,你是滅門之禍,多虧老三在大人臺前苦苦求情,只要你把九花娘、馬賽花交出,便萬事皆休。”活閻王一聽此言,把眼一瞪。要知金眼雕大鬧劍

峰山的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頂部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重庆时时彩龙虎近100期 258竞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软件 江苏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广东麻将规则中马159 eth以太币交易软件 足球比分188 最新双色球规律与技巧 福彩3d是骗局吗 时时彩后三700注稳赚 企业计划管理系统 手机版百度知道能赚钱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91y街机千炮捕鱼 1616kjc·om手机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