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一百四十三回 探虎穴險遭不測 入水牢英雄被擒

話說武杰在呂祖廟巧遇楊香武,細說丟失大人之事,問楊香武知不知道此地有賊匪窩藏的地方。二人想了半天,楊香武說:“此地正北有一紅龍澗,四邊是水,當中有座山寨,里頭招聚有四五百嘍兵,為首的大王叫四頭太歲戴魁章,二寨主叫鐵面大王朱義,三寨主叫混江魚馬忠。他那里招軍買馬,聚草屯糧,時常有綠林在那里窩藏。提起這人,你也該認得,河南汝寧府宋家堡賽沈萬三宋士奎之子宋起鳳,他現在紅龍澗,是戴魁章的門婿。戴魁章之女已死,他就在山寨住著。后來他定要出家,戴魁章就把他送到我們這廟來,我們哥倆跟戴老四有些交情,不能不收,就把他收下了。焉想到宋起鳳不守本分,住在這廟里,卻招些煙花妓女,時常到廟里來找他。我瞧著不好,把宋起鳳責打了幾下,他夜晚便偷了一盤薰香,竟自回紅龍澗去了。他到了紅龍澗,在岳父那里卻不敢胡作非為。彭大人做河南巡撫時,剿滅宋家堡,你師父收你不是就在那里嗎?”

武杰說:“你老人家既然知道這回事,這紅龍澗我們也不認識,何妨求二位老前輩前去探聽探聽。”楊武香說:“霍大哥,你去探探吧。你到紅龍澗如此這般,可以探出真情實話,我們在此等候。”

霍秉齡穿上衣服,暗帶單刀,出了呂祖廟,一直往北走了二十多里,便到了紅龍澗。這個地勢是:一道河從正西到了紅龍澗,便分為兩股,一般奔東北,一般奔東南,把紅龍澗夾在當中。一直到了紅龍澗正東,兩股仍歸一道,接正東直通黃河。

紅龍澗里頭,方圓有四十里,一道山澗水由西北直通東南,里頭有水牢,在山前河的北岸,有二百只兵船,扎了一座水師營。

霍秉齡到了南岸,那邊的嘍兵一瞧,認得是霍道爺,趕緊放過船來,打發人往山寨送信。此時戴魁章正在大廳同宋起鳳談心,只見嘍兵報道:“外面霍道爺前來拜見。”

書中交代:宋起鳳那天在永城街上閑游,聽說要備辦公館,迎接欽差大人。他一打聽,正是做過河南巡撫的彭大人。他想道:“當初在宋家堡要不是贓官彭大人,何至鬧得我家破人亡,把我幾百萬家產都抄沒入官?今天他既到此地,夜晚我到公館,將他背到紅龍澗來千刀萬剮。”說后自己找了酒館,一喝至二更,來到無人之處收拾停當,飛身上房,到了大人的公館,先在各房竊聽。此時北上房西里間,彭興尚未睡著,正跟彭祿說:“他們也自在。大人此時睡了。眾位辦差的老爺還不回來,天也不早了。”彭祿說:“他們也許住在副將衙門,不定回來呢。”

宋起鳳知道公館沒人,他便放心撲奔東里間,把薰香盒子點著,由窗戶中送了進去。有兩刻工夫,瞧瞧四外并無動靜,這才躥進屋中,把上下窗戶下了,將大人背起,躥上房去。回到紅龍澗,已是天光大亮。

他把大人背到分贓廳,等他岳父戴魁章起來。此時三寨主、三寨主并不在山寨,帶著嘍兵下山劫鏢去了。戴魁章起來后,到了分贓廳,宋起鳳過來說:“小婿把我的仇人背來了。”戴魁章說:“你的仇人是誰?”宋起鳳說:“就是那奉旨查辦的欽差彭朋,我今由永城公館中把他背來了。”戴魁章一聽此言,不覺一愣,說道:“一個欽差大人,你怎么背來了?你要把他殺了,情如反叛,皇上豈能跟你善罷甘休?依我之見,不可粗魯,先把他擱在水牢,聽聽外面消息,然后再作道理。”宋起鳳不敢違抗岳父,就把大人背在水牢里,又回來在大廳一同吃飯。

戴魁章正在為難之際,嘍兵來報說:“霍道爺來了。”宋起鳳說:“岳父別叫他進來,多半是彭大人那邊的奸細。”戴魁章說:“你這孩子胡說亂道,霍大爺跟我是故舊之交,焉能反向彭大人,我得親身出去迎接。”說完,他帶著親隨人等出了大寨門。

不一會兒,霍秉齡已到近前。戴魁章連忙過去行禮說:“兄長在上,小弟戴魁章不知,接待來遲。兄長這向可好?”霍秉齡連忙說:“四弟,你我至交,何必客套。”說著,霍道爺在前頭走,戴魁章在后跟隨,到三道寨門,方一邁步,宋起鳳從門后躥了出來,掄刀照定霍秉齡就剁。戴魁章在后面看的真切,飛起腿來,照定宋起鳳身上踢去,將他踢了一個筋斗,摔在就地。霍秉齡說:“好孩子,你殺起我來了。”戴魁章啐了宋起鳳一臉唾沫說:“你霍大爺是我的知己好友,你為什么無故暗算?”霍老道忙閃在一旁說:“戴老四,我和你都是知己之交,這孩子不知好歹。”戴魁章說:“大哥跟我到大廳之上,我有話說。”霍秉齡說:“我今來此,非為別事。我和楊老五都輸了,今天有人傳言說,由京都來了一伙客人,有二三十萬兩銀子,我約你帶著嘍兵下山,做個買賣,給我二人補補虧空。”

戴魁章說:“那倒容易,二位哥哥要用個三千兩五千兩的,只管言語,小弟這里有錢。”霍秉齡問道:“剛才我一進來,宋起鳳拿刀就要殺我,說我是奸細,這是怎么一段事情?”戴魁章說:“霍大哥,你也不是外人。”方才要說,只見宋起鳳又在搖頭擺手。戴魁章說:“你這孩子真乃無知,我告訴你,這是我知己的朋友,你還是不信。這件事即使我告訴你霍大爺,也壞不了事。”宋起鳳見實在攔不住,只得說:“你要說就說吧!”

戴牲章說:“有個奉旨查辦的欽差彭大人,昨天來到永城,霍大哥你知道不知道?”霍秉齡說:“我知道,楊老五也認識,當年他三盜九龍杯之時,多虧這位大人之力,他很喜愛咱們綠林中人。”戴魁章說:“這位彭大人,因和宋起鳳有殺父之仇,昨日晚間,他施展飛檐走壁之能,到了公館,把彭朋背到我這紅龍澗來,正鬧得我進退兩難。有心殺了他,他是奉旨的欽差,皇上焉能善罷甘休?我這里正沒主意。大哥你來了,要代我想個法子。”霍秉齡一聽,心中說:“敢情欽差大人真在這里。”

宋起鳳一言不發,眼珠一轉,計上心來,說:“霍大爺,我有幾句話要在你老人家跟前請教!”霍秉齡說:“不知何事,快請細細說來。”宋起鳳便說:“大人現已背來,是殺了好還是放了好?”霍秉齡帶笑說:“據我想來,是殺不得的,彭大人官居一品,奉旨查辦的欽差,位顯爵尊,咱們要把他一殺,他手下能人甚多,紙里包不住火,沒有不透風的墻,倘若被他們知道,奏明圣上,調遣官兵把紅龍澗一圍,諒咱們這彈丸之地,焉能抗敵天兵。”

宋起鳳說:“依你這樣說,把他放了吧。”霍秉齡說:“放不得,俗話說,擒虎容易放虎難,斬草不除根,終為喪身之本;縱虎歸山,長出爪牙定要傷人。你要把他放回去,他記起前仇,調官兵到紅龍澗來,那時豈不反受他人之治。”戴魁章說:“宋起鳳你聽,還是上年歲的人有見識。”宋起鳳說:“殺不得,放不得,這怎么辦哪?我倒要請教有何高明的主意。”霍秉齡說:“我倒有個主意,你們爺兩個商議商議,如若好,就依著我說的辦,如不好,咱們再想。”戴魁章說:“大哥你說吧。”霍爺問道:“現把彭大人擱在哪里?”宋起鳳說:“在水牢里。”

霍秉齡說:“你且把彭朋擱一個月四十天的,打聽他的辦差官都找不著了,散了伙了,皇上家也不追尋了,那時你再把他一殺,這件事夠多干凈。”戴魁章說:“兄長說的對,你離永城甚近,若有什么消息,給我送個信來。”霍爺說:“就是吧!”

喝了幾杯酒之后,霍爺告辭,離了紅龍澗,坐船過了河。

回到呂祖廟,見了楊香武、武國興等人,便把紅龍澗之事細細說了一遍。大家設謀定計,要搭救欽差彭大人。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