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一六五回 邱成威名驚群寇 徐勝剿滅荒草營

話說邱成把大旗扳倒,摔壞了四個人,自己直奔北山坡,找大斧將賽咬金樊成。眾賊人一瞧是金眼雕,說聲不好,各抄兵刃,往山里逃奔。這伙賊人都知道金眼雕的威名,不敢交鋒,只得逃走。金眼雕招呼伍氏三雄和笑面虎邱明月下來,把四門沖散。嘍兵見大王爺逃走,大眾也四散奔逃。

石鑄叫眾人給邱成行禮,見過伍氏三雄。敘禮已畢,邱成問道:“石大兄弟,這幾天你們從何處來?”又說:“勝官保你這孩子,真淘氣。”勝官保一聽,過來給邱爺爺行禮。石鑄便把帶出勝官保,勝玉環私走不知下落,勝奎來到公館,大人派我等出來訪查,到了這尼姑庵,紀逢春坐風流椅,與賊人動手,不敵敗走之事述說一遍。金眼雕說:“今天我跟你到玉圣庵去報仇。”石鑄說:“也好!他廟里還有打手呢,咱們大家瞧瞧去。”

石鑄帶著眾人,仍按舊路,展眼來到玉圣庵。此時雨過天晴,風吹云散,一輪紅日將要西沉。石鑄說:“你們眾位先在這里等等,我進去瞧探瞧探,還有多少賊人。”大眾說:“也好!”石鑄躥上房去,來到二層殿東院,趴在后屋坡,聽見烏賽花正在屋中對徒弟說:“把細軟物件收拾收拾,莊主爺同小鷂子周治回吳家堡了,把那個中迷魂酒的道姑放出來過過風,拿被褥包上,給莊主爺送家去。”石鑄一聽,想必是勝玉環,一聲喊嚷:“好一個膽大女賊,你這廟里竟敢勾引江洋大盜,暗害良家婦女!我等是欽差大人的辦差官,特意前來拿你。”

烏賽花拉刀出來說:“伙計們抄家伙,這個綠眼珠已叫莊主爺追跑,現在他又來了。”烏賽花話未說完,外頭眾人就趕進來了。烏賽花擺刀撲奔石鑄,被石鑄一桿棒把她捺了個筋斗。烏賽花爬起來,又要奔向石鑄,卻被武杰在房上一鏢,打在哽嗓咽喉,立時身死。眾打手見廟主已死,各自逃去。

石鑄帶著眾人,由空房內把勝玉環找出。勝官保拿了茶盤,用涼水將勝玉環灌醒,問她因何至此?勝玉環說:“走岔路了,來此投宿,不想她是女賊。”大眾一想,勝玉環雖然找著了,可把她送到哪里去呢?勝官保說:“我到這廟外找找,要有車,就一同前往潼關,只要追上大人就好辦了。”勝官保東瞧西望,要打聽哪里有鎮店,好把他姐姐先送去,然后找車再走。

正在猶豫之際,見大路上來了四輛車,兩乘馱轎,車上插著旗子,上面寫著“奉旨寧夏鎮總兵徐”。勝官保站在山坡,往對面一瞧,頭前一位有二十多歲,白胖子,俊俏人物,頭戴緯帽,高提梁翡翠翎管,三品頂戴花翎,身穿藍綢國士衫,腰系涼帶,青緞粉底京鞋,佩帶綠鯊魚皮鞘太平刀。眾人一瞧,來的正是河南參將粉面金剛徐勝。大家迎路過去,徐勝下馬,彼此見了禮。徐勝說:“你們眾位老爺,因何來到這里?”眾人說:“奉欽差大人諭,出來拿賊找人。”

徐勝自破了畫春園和劍峰山,欽差大人保奏他實授了河南參將,便把俠良姑張耀英迎娶過門。到任以來,操演軍陣,查拿盜賊,制造軍裝器械。未及半年,營務一律齊整。這天徐勝正在衙門閑坐,由知府衙門來了一套文書,原來是本處正北離城七十五里,有二十多個村莊,全都隔教,常常打劫來往客商。

有座荒草山,為首兩個大王,人稱開山將軍石四祿,定山將軍石五祿。這二人在山上招軍買馬,積草屯糧,傳邪教引誘愚民,現在聚眾不少。有一個道臺赴京引見,被荒草山的賊人傷了十三條人命,搶去不少珠寶細軟。昨天到府衙報官,派人去拿,竟膽敢拒捕,又傷了七個官人,因此來請參將調兵去剿滅荒草山。徐勝見了文書,到里面辭別夫人說:“我要帶兵去剿滅荒草山。”夫人俠良姑張耀英也要親身跟了去,到那里觀看。次日,徐勝同著夫人,下教場點了三千馬步隊,帶了一個月的糧草,浩浩蕩蕩來到荒草山山口安營。俠良姑張耀英同徐勝在大帳查點完軍裝器械,一夜無話。

次日徐勝帶著一千步隊,列開隊伍,遣人前去討戰。只聽里面響了三聲大炮,由山口內閃出兩桿白旗,上繡金龍。大旗往左右一分,出來了約有三千個賊兵,個個白綾纏頭,手中拿著大槍,腰中佩著短刀,身穿青布褲褂,足下都是青靴,上繡白花。徐勝在馬上一抬腿,把槍摘了下來,用手中槍一指,說:“你等這伙反叛,膽敢造反,哪個為首,叫他出來受死!”只見賊隊中出來一騎黑馬,在當中耀武揚威。徐勝一看,這人頭戴三角白綾巾,雙插白鶴翎,勒著金抹額,身穿白緞箭袖袍,上繡藍團龍花,面似銀盆,濃眉大眼,手中擎著一條槍。徐勝看罷,問道:“來者何人?通上名來!”那賊人說:“你家會總爺姓石名四祿,乃天地會八卦教教主,你等要知道我的厲害,急速退去!”徐勝說:“本大人奉上憲文書,特來剿滅你們這伙反叛。”石四祿一聽,氣往上沖,催馬挺槍,照徐勝分心就刺,徐勝用槍相迎,兩個人大戰了二十余合,粉面金剛徐勝一槍刺死石四祿,又帶兵往前追趕。追至山口,賊人已經遠遁,只見對面山頭下來滾木擂石,把山口堵住,徐勝只得帶兵回營。

一連攻打幾天,賊人防守甚嚴,損傷官兵不少。徐勝甚是著急,一看這山頭的險要之處,都有滾木擂石,若要攻打開來,須得個把月工夫,回到大營便悶悶不樂。俠良姑張耀英問道:“大人因何面帶煩惱?”徐勝說:“夫人有所不知,這十余日損傷官兵不少,這毛賊竟不能攻破。”張耀英說:“大人乃是俠義英雄,這些毛賊何足掛齒?”徐勝一想這句話,說:“蒙夫人提醒了我,今晚我換上夜行衣去探荒草山。那日槍挑石四祿,到如今還不知內里有幾個為首之賊。”張耀英說:“大人何不調兵在外接應?你我夜探荒草山,里應外合,把賊人刺死,放火燒了山寨,可以成功。”徐勝說:“我前日和賊人對陣之時,把槍變著招數,三五個照面,一槍就把賊人挑于馬下,賊眾這才歸山。今日夫人所見甚是,我派都司趙忠、守備李慶帶一千兵,以山頭火起為號,從外面接應。你我換上夜行衣,夜探荒草山。”

外面天有初鼓,夫婦收拾好了,便出了大營,直奔荒草山。

二人找幽僻小路,爬過山嶺,忽上忽下,已離山頭不遠。一看沒有燈火之光,就知此地無人把守。來至山頭,夫妻二人順山坡下去,往北一里多地,有兩座大營,正面就是山寨。二人來到寨門,見寨門緊閉,便躥上房去,來到了分贓聚義大廳。只見石五祿坐在當中,兩旁有十數個美女相陪。在大廳外面,有兩個氣死風燈,排著三百名刀斧手。石五祿已喝得大醉,說道:“眾位夫人,會總在此占山十余年,不想本地參將徐勝跟我作對,一槍將我長兄挑死,大兵圍困荒草山。我等他糧草一缺,可以去偷營劫寨,代我長兄報仇。”徐勝一聽,就要跳下大廳去刺死賊人。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