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一百七十八回 段文龍殺妻助友 水龍神兵困孤山

話說小火祖趙友義喝著酒,猛然想起一條妙計,要請趙文升出山。他喝了兩杯酒,站起身來,就撲奔后面。此時老太太正在后面閑坐,剛吃完晚飯,有幾個使喚人服侍著。老太太問前面什么人來了?使喚人說:“趙二爺同著幾位朋友,在客廳喝酒。”正說著話,趙友義進來給嬸母請安。老太太問趙友義說:“你有一個月沒來了,這些日子在做什么呢?”趙友義說:“現在我跟欽差彭大人效力當差。”老太太說:“好孩子倒有志氣,總比在綠林勝過百倍,這是何等體面,從此有了出頭之日,好極了,這也是祖上的陰德。”趙友義說:“我今天來此非為別故。既得了差事,我要提拔提拔我哥哥。我已在徐、劉二位大人臺前保薦了兄長,幫助官兵去剿清水灘的賊人。今天同著幾位辦差官來請他,我哥哥說有老母在堂,盡孝不能盡忠,盡忠不能盡孝,忠孝不能兩全。我想,萬年難遇的巧機會,不可錯過了。再說古來的英雄豪杰,有老母在堂,扶保真主的也甚多。

東漢時有個姚期,待母至孝,在禹王廟遇見劉秀天子,君臣龍虎風云會,姚母說:我兒得其主矣!老太太叫姚期扶保劉秀定國,自己懸梁自縊。姚期三年孝改為三月,三月改為三日,三日改為三時,后來成其大事。西漢有個王母,他兒名叫大刀王陵,后來保了漢高祖,他母親被楚王捉了去,要他在陣前招降王陵。王母給他兒子寫了封書,叫他扶保漢室真主,至死不準降楚,后來王母落個千古美名。”

趙老太太聽趙友義說了這一大篇,便說:“罷了!你說的這些話,都是前朝賢母教子有方,老身焉能比古?”趙友義說:“小侄男今天特來請嬸母吩咐一句話,我哥哥便一步登高,從此趙氏門中可以光宗耀祖,顯耀門庭。”趙老太太說:“好!既然如此,等你哥哥進來,我跟他商量,你哥哥生性太左,不過老身說的話,他倒言聽計從,順者為孝。就是你嫂嫂也很不錯,前者有一位朋友,約你哥哥進京閑游,他說父母在不遠游,因老身上了年歲,他不肯去。今天你等來請他出世求名,他也是掛念老身,不肯前去。少時他進來,我勸勸他,總是去的為是,老身在家中倒也安心。”趙友義說:“嬸母,這樣辦,你老人家落個美名,千古留芳!”

說完話,趙友義仍到前面來,同大家一起吃了晚飯。飯后,趙文升進里面看視老娘可否安歇,老太太便說:“老娘聽見你兄弟趙友義說,他保了彭大人,同著幾位差官來請你跟段文龍一同前去。我想這倒是個好機會,你在家打一輩子獵,算是怎么一回事呢?你兄弟叫我勸你歸彭大人,我想這倒是個正路。

你的意思打算怎么著呢?”趙文升說:“母親,孩兒并非不愿光宗耀祖,無奈老母在堂,孩兒就是得了一官半職,你老人家這樣大的年歲,孩兒焉敢遠離?”老太太說:“不然,功名富貴,人人敬重。自你父親去世后,老身隱居在此,你雖然學了一身武藝,卻不甚通達文理,終究哪得出頭?既有彭大人的差官請你,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為何不落個忠孝雙全?老身命你前去為是。”趙文升是一個孝子,聽了母親的吩咐,就說:“孩兒謹遵母命,明天就收拾行裝起身。老娘千萬保養身體,家中有什么事,要快給孩兒報仇”老太太說:“是了?”

趙文升轉身出來,對段文龍說:“段賢弟,你的意下如何?”段文龍說:“兄長愿意打獵,小弟跟著打獵,兄長愿意保彭大人,小弟也跟隨保彭大人,任憑兄長吩咐。”段文龍跟趙文升是師兄弟,又是結義兄弟,他二人食同桌,夜同眠,乃生死之交。趙友義?聽,說:“段兄弟既愿意隨大哥前往,可有一件事,得帶著二十只飛虎舟。你這二十只船有多少人?”

段文龍說:“這船不是我的,是你嫂子陪送的,每條船上有十名水手,十只船一百人,有一個頭目,共有二百人。他們是清水灘的嘍兵,雖在我這里當差,錢糧還在清水灘領。每只船上大約可容五六十人打仗,一只船可帶一架炮。這件事我得跟你嫂子商量,就是她愿意,還怕嘍兵不愿意呢。要破清水灘還得趕緊的破。我聽說三眼鱉于通請了一位能人,接著元朝末年陳友諒的辦法,能造架二十尊大炮的炮船,轉著彎向四面巧打。

如今水龍神馬玉山,要造一百只這樣的炮船,預備官兵剿他時好打仗,現在尚未動工。”趙友義說:“請你二位帶著船去,還有一位馬玉龍,是大人新收的差官,手下有水戰的嘍兵,只要他一到,定日期就破清水灘。”段文龍說:“好!今天就住在這里,明天你們幾位同到我家。這二十只船,暫時我不敢應允,明天商議成了更好,不成你們幾位也別惱。”趙友義說:“就是。”大家喝了幾杯茶,天已起更了,有家人服侍,搬出鋪蓋,眾人就在客廳安歇。

次日早晨起來,大家凈面吃茶。段文龍說:“你們眾位同趙大哥到我家去。”趙友義說:“也好。”大家一同出了趙宅,走了二里之遙,眼前一道青山峻嶺,這個地方就叫段家嶺。進了東村口不遠,路北大門口有四棵槐樹,大八字影壁,接著二三十匹騾馬。段文龍家中是大財主,來到門首,眾家人迎接進去,大家來到客廳。段文龍說:“眾位請坐。”吩咐家人倒茶,預備酒宴。

他轉身進去,來到內宅,見了妻子于氏小霞,說:“夫人我今天有一件事跟你商議。”于氏說:“丈夫有話請說。”段文龍說:“趙文升有個族弟,也上咱們家來過,叫趙友義,現在跟彭大人當差,奉旨西下查辦,來到潼關,被清水灘盜去黃馬褂、大花翎。昨天他同著幾位差官,約請我跟趙大哥同破清水灘,從此棄暗投明,將來保舉我二人做官。這清水灘非由水路不能攻打,須用這二十只飛虎舟,我來跟娘子商議。”于氏說:“丈夫此言差矣!我大哥在清水灘身為水軍都督,水龍神馬玉山是我的義父,這二十只船是我義父陪送我的,你如何能夠帶著這二十只船去攻打清水灘?別的產業是你段家的,我都不管,這二十只船不能叫你動。”段文龍說:“我已經應許朋友了,說你哥哥跟馬玉山不是正道,無故窩聚賊匪,不服王法,在清水灘助紂為惡,上不合天理,下不順人心。彭大人乃是清官,他卻無故聽信賊人的話,偷盜大人的黃馬褂、大花翎。我先用良言相勸,他如依從,將馬褂、花翎交出來,把賊人獻出來,我保他無事,清水灘也不能破,豈不兩全其美。你要想想。”于氏一聽,把眉頭一皺,說:“你要幫著彭大人攻打清水灘,我就自刎,或者上吊。”段文龍說:“你這賤婢真無知,我好言相勸,你倒不知自愛。”于氏倚著娘家清水灘的勢,說:“我就這樣無知,偏要不知自愛。”說著話,就吩咐備船,要上清水灘,站起來就往外走。段文龍趕過去說:“你上哪里去?”一腳踢了于小霞一個筋斗。于氏往段文龍懷中一撲,說:“你把我殺了,好不好!”段文龍說:“你叫我殺你,我就殺你。”由架上摘下一把單刀,手起刀落,將于氏殺死了。這時只聽得外面一陣大亂,段文龍惹出了一場大禍。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