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二百零七回 俠義躲禍歸邪教 英雄報國訪知音

話說鄧飛雄剛要刺殺黃勇,忽由外面進來一人,正是神偷照不宵毛順。他本是江洋大盜,幫同黃勇胡作非為,夜晚看家護院。今天正在東房坐著,有人跑進來說:“毛大哥!可了不得了!來了一個人,象是鐘馗,殺傷了無數的人,連夫人和兩個小孩子,七八個姨奶奶,全皆被殺,現在上西房院去了。寨主爺今天花一千五百兩銀子,買了一個美人,正在跨院喝酒呢!”

毛順一聽,連忙來到西跨院,一看鄧飛雄正要殺黃勇。他拿著刀在外面一嚷,鄧飛雄拋下黃勇,出來直奔毛順。毛順用刀劈頭就剁,鄧飛雄用紅毛寶刀往上一迎,嗆啷一聲,將賊人的刀削為兩段,趁勢一刀,便將毛順結果了性命。進到屋中,黃勇已蹤跡不見,美人嚇得跪倒,苦苦哀求。鄧爺說:“我與你無冤無仇,黃勇哪里去了?”美人說:“現在床底下。”鄧飛雄一伸手把黃勇拖出來,說:“黃勇,光棍打光棍,今天你為何畏刀避箭?”黃勇說:“大太爺!你不要跟我一般見識,饒我這條命吧!”鄧飛雄說:“我一則前來替鄭瑞蘭報仇,二則來報我當年之仇,我看你這賊眼,著實可恨。”說著話,就把黃勇的眼睛剜出,按住他將衣服撕開,一刀將肚腹剖開,黃勇只疼得怪叫如雷。鄧飛雄將人心取出來,用油紙包好,連那婦人共殺了三十余條人命。看看天有三鼓,自己剛要走,又一想:“大丈夫做事,不可連累了別人。”即用人血在墻上題詩一首,寫的是:俠義到處論英名,剪惡安良逞奇能。

黃勇窩聚江洋盜,目無王法任胡行。

惡霸此地無人惹,豪杰一見氣不平。

誅賊除去鄉民害,留下姓名鄧飛雄。

鄧飛雄寫完了詩句,拿著人心,擰身跳出墻外,直奔鄭家墳地,給了醉鬼劉三二兩銀子車銀,打發他回去。來到墳前,將人心擺在當中,燒了紙錢,說:“賢妹陰靈不遠,愚兄鄧飛雄已將惡霸黃勇殺死,妹妹的冤仇,總算報了!”

鄧飛雄拉驢逃出潼關,聽說佟家塢聚眾招賢,他這才投奔來此,歸順邪教,以便避罪。佟金柱一見鄧飛雄是個英雄,派他為火炮會總,手下管二百火槍手,都是年輕力壯之人。鄧飛雄雖在佟家塢,乃是不得已而為之,心想著有官兵前來,他便倒反佟家塢,捉拿賊人,可以將功贖罪。他挑出十幾個年輕力壯的人,收為徒弟,教他們練把式,接著又認為義子。這些人都愿意跟他練把式,后來這二百人拜盟,都成了他的干兒子,隨他調動。他告訴這些人說:“你們有了能為藝業,不可久在這邪教之中,被反賊所害。何時有官兵來剿滅佟家塢,咱爺們就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倒反這佟家塢。”這二百人說:“只聽你老人家一句話,我等情愿相隨。”鄧飛雄帶著這二百人,就住在佟家塢偏西北的火焰山,那里造出一座土城,東西門內俱有火德真君殿一座,另有火炮會總的住宅,這二百人各有住的所在,也有軍校場和演武廳。

今天鄧飛雄聽說有金眼雕帶著人來打佟家塢,他心里就一動。自那天挑選都會總之時,他一看馬士杰的武藝、人品出眾,怎么會來投反叛,其中必有緣故。夜間,鄧飛雄到都會總府探了兩三次,也沒探出個消息來。今天聽說拿住了兩個班頭要殺,就打算要救這兩個人。他在斷魂山石碣后一藏,聽馬玉龍說出真情,他就樂了。原來這忠義俠馬玉龍也是我輩中人,他一想:“我何不戲耍戲耍他?”這才一拉紅毛寶刀,說:“好大膽的馬玉龍!你吃著佟家塢,敢情是來臥底?今天休想逃走,會總爺將你拿住,在王駕前報功。”馬玉龍一聽,嚇得魂飛千里,伸手拉出湛盧寶劍,過去要將此人結果性命,斬草除根。馬玉龍趕上來,獨行俠撥頭跑了,馬玉龍隨后就追。紀逢春說:“石鑄,你爸爸來了。”石鑄說:“傻小子,別開玩笑,那是你爺爺。”說著話,眾人各擺兵刃,跟馬玉龍隨后追趕。往正北有一道山崗,當中一股小道,只容一個人走。獨行俠在前,馬玉龍在后,正在往前跑著,就聽前面有一人說:“師弟不要害怕,他跑不了。”馬玉龍一瞧,是師兄金眼雕邱成來到了,心中甚為喜悅,料想這賊人跑不了,可以斬草除根。

書中交代:金眼雕在兩軍陣前,跟馬玉龍分手之后,本來要回去,又怕馬玉龍救不了湯英、何玉,自己心里覺著對不起湯文龍、何瑞生,莫如我再回去看看。他由正北繞前,正往前走,看見馬玉龍追趕獨行俠,這才答話。獨行俠止住腳步說:“老英雄與馬玉龍,你們二位不必截我。”馬玉龍說:“尊駕你是何人?”鄧飛雄說:“我姓鄧名飛雄,綽號人稱千里獨行俠。

你們二位帶著湯英、何玉,都上我那里去。“金眼雕雖沒見過,耳朵里卻聽說過有這么個人。鄧飛雄又說:”馬賢弟!你我一見如故,不要客套,同我到營盤去吧。“馬玉龍說:”石大哥!

你到山口,叫那五百兵各汛地,不必伺候,然后到火炮營盤找我。“馬玉龍跟獨行俠各通了姓名,給眾人引見了,一同徑奔火焰山。

來到營盤,進了東門,一直往西路進去,有東西房三間,是聽差人的住處。進了重門,大眾來到上房,分賓主按次序落座。馬玉龍說:“兄臺在此有幾年?小弟實是眼拙。”鄧飛雄說:“我在此避罪三年,我比賢弟年長幾歲,一看你來了,五官一團正氣,就料想不能是歸天地會、八卦教的人。現在我管帶二百人,火槍火炮都歸我管。今天我是訪你去,你我從此各吐肺腑,不可拘束。”金眼雕說:“我把湯英、何玉帶走,你們有妙計遮蓋么?”鄧飛雄說:“久聞老哥哥大名,今幸得會。你只管帶走,我自有妙計遮掩。”金眼雕說:“好兄弟,你多分心吧!我這就走了。”馬玉龍說:“師兄回去見了欽差,千萬要派人改扮馬玉龍來打佟家塢。這里眾人的賊口難調,說我是奸細,大人派人充我的名姓前來,為的是好去賊人之疑心。”金眼雕說:“是了,這里道路你可熟,由哪邊走好?”鄧飛雄說:“兄長在這里吃兩杯酒,候至天黑,我告訴你道路。”金眼雕說:“也好,我等天黑再走。”鄧飛雄說:“你等少待,我去去就來。”

工夫不大,鄧飛雄手提著兩個血淋淋的人頭進來,叫石鑄、紀逢春、勝官保三人拿到斷魂山去。這三人回來后,馬玉龍剛要問獨行俠是哪里殺的人頭,就聽一陣大亂,蹄跳馬嚎,由外面往里飛報說:“回稟會總爺,現有眾會總爺帶人撲奔前來,不知所因何故?”馬玉龍一聽此言,嚇得驚魂千里!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