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二百四十一回 忠義俠被陷臥龍塢 碧眼蟬率眾探連環

話說馬玉龍一連殺敗了水八寇,金錢水豹金清氣往上沖,說:“好一個膽大鼠輩,竟敢這樣無禮,待我親身拿你。”吩咐手下嘍兵,傳知四十八寨,各調齊了兵隊,準備官兵來時,將彭中堂殺退,然后殺進慶陽府,自立慶陽王。金清傳令叫嘍兵給四十八寨送信,然后一擺兵刃,就要過去跟馬玉龍動手。金茂遠說:“爹爹暫息雷霆之怒,諒此無名小卒,何必爹爹動手,待孩兒前去將他拿住。”金清說:“兒呀,須要小心。”金茂遠答應說:“是。”一擺鉤鐮拐,撲奔馬玉龍而來。馬玉龍一看來的這人,有二十多歲,面皮微白,白中透亮,濃眉大眼,頭戴分水魚皮帽,日月蓮子箍,身穿水衣水靠,油綢連腳褲,手使鉤鐮拐,精神百倍,品貌不俗。馬玉龍看罷,用手中劍一擺,說:“來的小輩,你是何人,快通上名來!你家大人今天特來要印,捉拿你這一干小輩。”金茂遠用手中鉤鐮拐一指,說:“呔,馬玉龍休要這等發威,你家小寨主姓金雙名茂遠,綽號人稱破浪分水鼠,你要知道小寨主爺的厲害,趁此退去,如若不然,叫你死無葬身之地!”馬玉龍擺寶劍就剁,二人殺在一處。馬玉龍這口劍有神出鬼沒之能,金茂遠這鉤鐮拐有萬將難敵之勢。二人各施所能,金清吩咐擂鼓助陣。

此時四十八寨都得了信,知道馬玉龍獨自一人來打連環寨。

別寨不表,單說余家坡老寨主翻江鰲余化虎,正在中軍大帳同兄長鬧海蛟余化龍談心吃酒。忽有探事人來報說:“現有欽差彭大人辦差官忠義俠馬玉龍,單人獨自來打連環寨,請老寨主調齊兵船,聽中平寨的傳牌,抵擋官兵一陣。”余化虎一擺手說:“再探。”鬧海蛟余化龍聽了大吃一驚。書中交代:余化龍破了佟家塢后,在潼關將女兒嫁給了馬玉龍。因欽差大人要奔慶陽府,余化龍向馬玉龍說:“我帶著女兒先到臥龍塢興隆寨,把嘍兵遣散,料理料理。大家如不愿散,我帶他們回連環寨,順便到祠堂祭祖。”老英雄便帶著女兒余金鳳,跟馬玉龍分手,自潼關回到臥龍塢。義子銅頭龜余強、鐵背黿余猛迎接出來。

老英雄到了興隆寨,把嘍兵聚齊說:“你等各自回家去吧。”即派余強、余猛帶著五百飛虎舟,由水路繞道奔連環寨,他自己帶著女兒,收拾好細軟金銀,雇車前去。來到余家坡,嘍兵一報進去,老寨主翻江鰲余化虎聽說哥哥回來,不由心中喜悅。

因為余化龍出外好幾年,雖往返通信,但弟兄手足之情,近來余化虎深為惦念。今日聽嘍兵一回稟,趕緊親身排隊,把兄長迎接進去,給兄長行禮。余化虎之子余得福、余得壽也上前來給伯父行禮。余金鳳見了叔父,行禮問安。余化虎一瞧侄女已開了臉,便問道:“兄長,侄女許了甚么人家?”余化龍說:“賢弟,你侄女我已給了跟欽差彭大人的副將馬玉龍。他剿滅八卦教匪立的功勞,我今到家祭掃墳塋,看看賢弟,等馬玉龍跟彭大人出使回來,那時把女兒送至北京,我再回家度晚年之樂。”余化虎說:“我侄女造化不小,此時已是三品誥命夫人了。”自己越想越樂,又問:“兄長,你收了兩個義子,現在哪里?”余化龍說:“在后面,不過半月必到。”

自此,兄弟二人每日在一處吃酒。那余金鳳有她的堂妹彩霞陪伴,姐妹二人甚是和美,除了講論刀槍棍棒,就是學習針黹活計。這日,余化龍兄弟二人又在前廳吃酒。在這本寨西南,原先曾開出一道銀礦,上月十九日祭了山,派四個小頭目帶領二千五百人挖出礦砂,火煉成銀甚好。余化龍說:“兄弟呀,你是精明之人,凡天生一方水土,定養一方之人。”正說話之際,只見一個家將來報說:“二位老寨主,如今有彭大人的差官馬玉龍單人來打連環寨,已殺進四道套口,奉中平寨之令,報與二位老寨主知道。”余化龍一聽,心中一動,對探事人說:“你再去探明馬大人勝負如何,回來報我知道。”探事人下去,又把家將叫過來,問馬大人為何打這連環寨?家將就把大王韓登約赴群英會,老寨主金亮因是韓登的義父,就去給韓登助拳,在會仙亭打架,被馬爺殺了。金清聽到后,即派金茂遠盜來知府的印信,如此如彼地細說了一遍。余化龍一聽,說:“賢弟,你看這件事怎么辦?馬玉龍是你至親,金清是你至好,又是街坊,咱們是幫著馬玉龍打連環寨呢,還是幫著金清打馬玉龍?

我看都不能幫。“余化虎說:”不要緊,這好辦,咱們出去給他們說合說合。“余化龍說:”也好。“余化虎這才派人傳令,帶上五百家丁,到那里去給他們說合,如金清不允再說。

再說馬玉龍自進了連環寨,連贏數陣,所向無敵,不把這些人放在心上,正跟茂遠殺得難分難解。金清惟恐兒子有失,眼珠一轉,對手下人如此這般一說,正是“安排香餌鉤金鰲,預備窩弓擒猛虎”,這才吩咐鳴金,把金茂遠調回。鑼聲一響,金茂遠跳出圈外說:“且慢,我隊內鳴金,少時再與你較量。”

金茂遠回去,金清便一擺鑌鐵狼牙釧過來說:“馬玉龍,老夫與你較量三百合。”馬玉龍的小船往前一攏,金清一擺鑌鐵狼牙釧就打。馬玉龍用寶劍往上一迎,打算傷他的兵刃,焉想到金清手急眼快,躲閃開來,一個照面,金清就往東南敗下去了。

馬玉龍哪里肯舍,自己撐船就追。這水望東南流,轉過兩三個山灣,但見金清手拿狼牙釧,卻只剩下了他一個人。馬玉龍焉知是計,恨不能一時追上,把金清拿住。

原來這金清乃是假人所扮,就為把馬玉龍引到前面臥龍塢,那里的水鵝毛俱沉。馬玉龍是順水船,越往前走,船不用撐,竟快得與箭相仿。馬玉龍一看連環寨的水都往這一處歸,自以為前面逃走的就是金清,焉知真金清早已隱在山灣,等撐船的水手到了險要地方,他早跳下水去,藏在一旁。馬玉龍越往前走,浪頭越大,水的顏色也變了,自己知道不好,想要站住,哪知風浪催船似箭,也由不得自己。這時,就見前面的船,連馬玉龍的這只小船,都唿嚕一下進去了。這大英雄看來今天就要喪在臥龍塢內,不知性命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