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二百七十四回 行刺未成遇妖道 賊人聚眾戰官兵

話說鐵頭獅子袁虎請出兩個老道,同飛云、清風等正要吃飯,忽聽外面一陣大亂,原來是小白猿竇福春同眾位差官來打小狼山。

金棍將賽靈官鄭華雄和鄧飛雄兩個人在頭前領路,來到山前。鄭華雄說:“今天頭一陣是我的,我打前敵。”到東山口外,便把一百孩兒兵擺開。里面鐵面大王朱義,就邀請二位老道下山助陣。混江魚馬忠,懷抱青銅蛾眉刺,帶領二百嘍兵,迎出山口以外。瘟癀道人葉守敬、虎囤真人葉守清一瞧是一百孩兒兵,為首的一個小孩子,提一條行者棒,這些小孩俱穿一樣衣裳,每人都是一條檀木棍。老道說:“朱寨主,今天不用你出去,他們來一個,我拿一個,來一百,我拿五十雙,放走一個,我就不叫葉守敬。”朱義說:“好,但愿祖師爺旗開得勝,馬到成功。”那老道說完話,由隊內跳了出來。金棍將鄭華雄一瞧,來的是一個黑臉老道,頭戴青緞子九梁道冠,身穿藍緞道袍,青護領鑲襯,足下白襪云鞋,背后背著寶劍,手中拿著拂塵。金棍將鄭華雄不知他是誰,就拉棍過去,來到當場。

老道說:“你好大膽量,敢來送死!你是何人?祖師爺劍下不死無名之鬼。”鄭華雄說:“你家大太爺姓鄭名華雄,綽號人稱賽靈官金棍將。只因我尋找義兄鄧飛雄,來到這里,遇見你們在此結黨成群,占山為寇,欺壓良民,擾亂地面。你等要知世務,趁此改邪歸正,急速退去,你家大爺有好生之德,饒你等不死。”老道哈哈一笑,說:“好孽障!待山人將你結果了吧!”

伸手拿出飛沙迷魂袋,照定鄭華雄一丟。鄭華雄聞著一股異香,知道不好,趕緊往回就跑,未及三步,撲通栽倒了。

馬玉龍一瞧不好,趕緊掏出解藥瓶,自己聞上,也給鄧飛雄聞上,二人躥了過去。老道正要舉劍來殺鄭爺,鄧飛雄用紅毛刀往上一迎,老道撇身跟鄧飛雄交手,馬玉龍便背起鄭華雄,跑回了中隊。鄧飛雄跟老道動手,那老道搶在上風頭,一丟迷魂袋,打算把鄧爺摔倒。焉知鄧飛雄已聞了解藥,并不害怕。

老道大吃一驚,他無非就倚仗迷魂袋勝人,并沒多大能為,自己一想不好,轉身便跑。虎囤真人葉守清瞧哥哥敗下來,連忙問他怎么樣?葉守敬說:“不成,你我不要趟渾水,三十六著,走為上著。”兩個老道竟自逃走了。

袁虎一瞧,氣往上沖,這兩個老道虎頭蛇尾,不能給兄長報仇,待我跟他一死相拚,趕過來惡狠狠地照定鄧飛雄就砍。

三五個照面,鄧飛雄手起刀落,便將賊人殺死。朱義、馬忠只嚇得膽裂魂飛,兩個不敢上前動手,落荒逃走。眾英雄來到小狼山,放火燒了山寨,嘍兵早已四散逃走了。飛云、清風和焦家二鬼,也往正北爬山越嶺而去了。眾英雄立刻分頭追趕。竇福春要帶著一百孩兒兵,跟隨效力當差。馬玉龍甚為喜悅,叫竇福春先回家安置安置,如今大人在寧夏府住扎,你我就在那里會聚。

單說碧眼金蟬石鑄,同紀逢春、武國興、李環、李佩、孔壽、趙勇、小神童勝官保、馮元志、趙友義這十個人,順著坡往正北追趕,馬玉龍等人順著大道往下追去。這些人相離飛云等不遠,不過只有半里之遙。石鑄說:“今天追趕賊人,有我和勝官保這兩條棒,可以敵得了清風,只要追上,咱們大家可以將他等拿住。”眾人說:“是。”緊緊追趕下去。

那四人舍命而逃,急急如喪家之犬,忙忙如漏網之魚,石鑄等十個人一直追到日色西斜,并未追上。石鑄說:“眾位,賊人腳程甚快,料想追不上了,天已不早,咱們找個所在歇息歇息。”大眾說:“也好。”說著話,往前行走,一瞧遠遠有一所莊院,大概是一個大戶人家。眾人進了這個村莊,一看路北大門,石鑄就上前叫門。這時由里面出來一個莊客說:“眾位找誰?有什么事?”石鑄說:“在下姓石名鑄,我等跟隨欽差彭大人當差,錯過了客店,路過貴莊,我們想在貴處借宿一宵,明日一早起身。”家人說道:“我進去回稟一聲,我家莊主爺倒是最好交友的,成了你別歡喜,不成你也別惱。”說畢,家人回身進去,工夫不大,又出來說:“你們眾位來吧,我家莊主爺有請。”說著,就把眾人往里讓。石鑄說:“貴處叫什么地方,屬哪里管,莊主爺貴姓大名?”家人說:“我們這里叫押虎寨,這村莊全是姓趙的,屬藍田縣管,我家莊主做買賣,叫趙鴻泰。”說著就進了大門。

石鑄一看是西房三間,東房三間,迎門八字形壁。轉過影壁,進了垂花門,里面是正北房五間,南房五間,東西廂房各三間,院中方磚墁地。里面一人,乃是鄉中財主打扮,身穿藍綢褲褂,白襪云鞋,并未穿長大衣服,說道:“原來是眾位校尉老爺,今天來到敝莊,真是蓬蓽生輝,眾位請里面坐。”擺手就往里讓。石鑄等一進屋中,見掛著名人字畫,花卉翎毛,山水人物,屋中的陳設無不講究。眾人落座,家人送上茶來。

石鑄說:“莊主尊姓大名,作何生理?”這人說:“在下姓趙名叫鴻泰,現有數十頃田,在家納福。今天眾位虎駕光臨,此乃三生有幸,還未領教眾位老爺貴姓。”石鑄一一都給引見了,說:“我們原是追賊而來,錯過了鎮店,來到貴莊攪擾。”趙鴻泰說:“說哪里話來?家中甚為便當。”吩咐家人擺酒。工夫不大,杯盤擺好。石鑄一瞧,雖是鄉村地方,也有雞鴨魚肉,甚是方便,斟出酒來,看看并不發渾,也無異香。莊主陪著大家喝酒談心,談說跟大人一路當差之事。吃到二更,眾人喝得不少,覺著有些醉意了,大家這才散席。

家人撤去殘席,就在北上房打點,拿出鋪蓋。趙鴻泰說:“眾位安歇吧,我不奉陪了。”趙鴻泰別了眾位,向后面走去。

石鑄說:“這位莊主倒很愛交友,待人甚厚。”他同勝官保、馮元志、趙友義住在東間,武杰、紀逢春、李環、李佩、孔壽、趙勇住在西間,大家將門閉好安歇。

原來這趙鴻泰雖是買賣人,卻好交友,那逃走的葉守敬、葉守清,今天也住在他這花園子里,要勸趙鴻泰歸八卦教,說有百般的好處,他也就信以為真。晚間他跟石鑄席散之后,又來跟老道談閑話,說他在前面應酬朋友,是欽差彭大人的差官投宿。老道聽了心中一動,也沒告訴趙鴻泰,說他跟彭大人的差官有仇,只想等他們睡了,前去結果他等的性命。不知眾人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