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二百九十三回 紀有德再探木羊陣 閃電神截路戰英雄

話說馬玉龍劍斬了蕭文保,閃電神蕭靜不由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罵道:“小輩竟敢傷我孩兒,我跟你誓不兩立!”

一擺反掌獨角鋼人,撲奔過來,照馬玉龍摟頭就打。馬玉龍一擺寶劍相迎,見他的銅人沉重,自己不敢用寶劍去削,仗著生平武藝精通,劍法門路純熟,閃展騰挪,遮蓋架攔,兩個人走了有十幾個照面,不分勝負。紀有德一瞧情勢不好,人家那邊人多,時間長了,雙拳難敵四手。正在替馬玉龍為難,忽見由半山坡跑來一只老虎,口中咬著一條人腿,帶著上身,是個死老太太。這個地方,荒山野嶺,野獸最多。紀有德一瞧,這個老太太是剛被老虎吃的,還沒吃完。這時又見山坡上跑下一個人來,身高一丈,鬢發蓬松,粗眉大眼,穿一身破舊的青衣服,手中拿了一對鐵娃娃,大約有三尺多長,一百多斤,這個兵刃名為童子槊,會使的能夠點穴。紀有德過去一截老虎,老虎就跑了。紀有德說:“那一大漢慢走。”這大漢說:“你是什么人,敢來攔我?”舉鐵娃娃照紀有德就打。紀有德說:“先別動手,這是怎么一段事?你是哪個?”大漢說:“是誰養活的大貓,把我親娘吃了一半。我在山里常拿大貓,揪住把他摔死,扒了皮煮吃,叫我娘吃肉。今天我上山里找野獸去,把我娘放在山神廟里。我回來時,這大貓把我娘吃了一半,我就追下來了,這大貓是誰養活的?”紀有德一聽這人好渾,竟說老虎是大貓,還問誰養活的?紀有德眼珠一轉,計上心頭,說:“你要問這個大貓,可不是我養活的。你瞧,是手使銅人的那個赤紅臉養活的,他叫那個大貓去把你娘吃了。”這個大漢說:“呵!敢情是他養活的大貓,是他叫去吃我娘的。好囚囊,我去給他算帳。”

趕過去一聲喊嚷:“閃開了,待我拿這小子。”

馬玉龍旁邊一閃。閃電神一瞧,大吃一驚,見來的大漢如半截黑塔相仿。馬玉龍一瞧來的黑大漢甚是兇勇,手拿一對鐵娃娃,也不知道是誰,趕緊跳出圈外。這大漢擺鐵娃娃照定閃電神就打。蕭靜用銅槊相迎。兩個人大戰了七八十個回合,不分勝負。閃電神蕭靜力盡筋乏,料想難以取勝。旁邊蕭武保一想:“我哥哥死了,我得替我哥哥報仇。”想罷,一拉手中刀,過去幫著動手,焉想被大漢的鐵娃娃將刀打飛,蕭武保轉身想要逃走,已被這大漢一鐵槊打得腦漿迸流。閃電神一瞧,心中暗想:馬玉龍沒拿成,已死了兩個兒子,自己又不能勝,這才往圈外一跳,一聲喊嚷說:“馬玉龍,今天我不能拿你,此仇必定要報。”說罷便把兵帶走。

馬玉龍把這大漢叫住,問他姓甚名誰?這黑漢說:“我姓姚名猛,原本是嘉峪關里的人,因為好管閑事,路見不平,打死了十三條人命。我怕打官司,背著我娘逃了出來,住在這里的一座廟里。書中交代:這座廟原本是征西將軍所蓋,他們這里也不敬神,也不懂燒香什么的,姚猛就同他母親在這山神廟中居住。每天姚猛出去打野獸,山上有柴草,扒了皮煮煮,他母子就吃。今天他出去打獵,正瞧見猛虎吃他的母親,他便拿鐵娃娃追下山來。紀有德施一巧計,使他把閃電神戰敗。”姚猛如此一說。馬玉龍說:“你既把賊人戰敗,算你奇功一件。你娘已死,老虎扔下的半個死尸,你就扛著,跟我到官軍營中去。我給你要口棺材,把你母親埋了。我還要在大人跟前,保舉你效力當差,把木羊陣打破之后,好叫你得個一官半職。你現今家里還有什么人?”姚猛說:“我老娘一死,就沒人了!大人收留我,我給大人磕頭。”馬玉龍說:“你跟我走吧。”這才帶著紀有德、勝官保、李芳,姚猛扛著他母親的半個死尸,離枇杷山徑奔駱駝嶺而來。

正往前走,馬玉龍一瞧,說:“咱們走的這條道不對了,方才咱們不是由這條路來的。”紀有德一瞧,說:“反正往東南走吧,管他對不對。”往前走來走去,眼看就要日落西山,直走了半天的工夫,總是荒山野嶺,也沒碰見一個人。眾人覺著渴了,也覺著餓了,好在都是練功夫的人,還不甚勞乏。正在猶疑之際,見來了一群羊,有三個人騎著馬。馬玉龍上前說:“借問一聲,上駱駝嶺往哪里走?”這個人說:“你們幾位是做買賣的吧?幸虧問到我們這里,要問別人也是白問,眾位必是錯過店道,天不早了,你們幾位向前走兩步,住到我們三元莊去吧。”馬玉龍一瞧,內有一位赤紅臉、黑胡須,年近六旬的老者,連忙問道:“尊駕貴姓?”這人說:“我三人是馮、楊、馬三姓,都是清真回教,從這里販牛羊騾馬去賣。你們今天就到我們三元莊去住,離此地還有二十五里,明天再起身。你們幾位這是上哪里去?”馬玉龍就把奉堂渝打木羊陣的事說了一遍。

眾人這才同三個人往前走去,曲曲彎彎,展眼間就是二十五里地。馬玉龍一看四外皆山,當中有一個村莊。及至進了村莊,見路北有一大門,出來了許多的莊客。姚猛脫下一件衣裳,把母親的半截死尸包了起來。這個村莊原本就是這三姓人,家中都是大財主。楊殿紅吩咐擺酒席,早有家人伺候。馬玉龍一瞧這人家雖然是清真教,倒也頗通交往。大家飽餐一頓,各自安歇。次日早晨起來,楊殿紅又預備早飯,馬玉龍等吃了這才告辭。有人指引道路說:“要奔駱駝嶺,出這村口,就往南往西。”姚猛扛著他母親的尸體。眾人說:“我等叨擾了一天,改日再來道謝。”楊殿紅對馬爺說:“這哪里說起,咱們總算遇緣。”說著話,眾人拜別。

馬玉龍等上了大道,來到駱駝嶺,天已交正午。粉面金剛徐勝將眾人接到大營,又派人到舞陽鎮買口棺材,讓姚猛將他母親入殮,找清潔地方掩埋了。徐勝擺上酒筵,便向馬玉龍詢問打木羊陣的情由。紀有德說:“這陣兇險,甚不易破。”徐勝又問紀老英雄,還有什么主意沒有?紀有德說:“此時我也無法,回公館稟明大人,再為商量吧。”眾人直吃到月上花梢。

次日,這里便備上馬匹,送眾人回歸寧夏府。

馬玉龍等來到公館,眾位差官都出來詢問木羊陣的情由。

馬玉龍把上頂事細說一遍。進到里面,又回稟了欽差大人。大人甚是著急,但也無計可施,且叫眾人下去歇息。馬玉龍和紀有德退身下來,眾人說:“紀老英雄不能破陣,咱們就要輸了。”

紀有德說:“別忙,既然是大人拿文書把我調來,我必要想出主意,辦理此事。”他在心中暗想:“大人提拔我孩兒做了官,這恩典不小。這里有我當初在西洋時候的幾個知己朋友,我何不訪訪他們。他們久在這邊居住,木羊陣是何人所擺,大概必然知道。”自己想罷,又來到了大人跟前。大人此時正在燈下看書,也正為這件事躊躇,一見紀有德進來,便說:“老英雄來此何干?”紀有德說:“回稟大人,我想起一個人來,要破木羊陣,非此人不可。”要知老英雄說的是何等豪杰,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