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三百零六回 放群雄義動姊丈 周百靈親見賓朋

話說千里獨行俠鄧飛雄與吳占鰲對坐吃茶,談心敘話。鄧飛雄說:“賢甥你要問我,自從與你等分手,我逃至潼關外,在八卦教里存名。我后來倒反佟家塢,改邪歸正,跟彭大人當差,現在保舉了游擊。前者,彭中堂跟白天王合約,定于百日內來破木羊陣,因知此陣奧妙無窮,甚為難破,頭一次有大人手下辦差官來看了一回陣,后來打了一回陣,死了一位差官,又請出紀有德三探木羊陣。現在一訪問,知道此陣是周百靈所擺。前天有神手大將紀有德,同著碧眼金蟬石鑄、追云太保魏國安、一位姓紀的,一位姓武的來到這里,俱皆被獲遭擒。我今天來到這里,也被削器拿住,幸虧遇見了你,這是已往從前的實話。”吳占鰲一聽此言,說:“恩公,今天要不是見到我,定有性命之憂。我在親戚這里居住,也不知外邊有這些事。我姊丈是賀蘭山金斗寨金槍天王白起戈的掌朝太師,雖說在這里不當差,也吃宰相俸祿。木羊陣實是我姊丈擺的,我可不知內中的情形。今日你老人家來此,我不能忘恩負義,我暗中先把紀有德、石鑄、魏國安、紀逢春、武杰放出來,交給你老人家,把他們帶回公館。你老人家在公館之內聽我的消息,我慢慢的設法勸解我姊丈,看他意思怎么樣,他要愿意棄暗投明,我和恩公再議妙計反正。我在暗中調停,總要把此事辦理好了。”

鄧飛雄一聽這話,心中想:“吳占鰲是個好人,我托他辦理就是。這俗話說得好,恩義廣施,人生何處不相逢,冤家免結,路逢險處先回避。”想罷又說:“賢甥,你我也不必客套,你先把那幾個人給放出來,我帶他們回到公館之內,等候你十天。”

吳占鰲說:“可有一件,這十天之內,你老人家千萬別叫人來,要有人來,被削器拿住,我一個救不了,反傷了和氣。”鄧爺說:“就是,我說與他們,十天之內,必不許人來就是了。”吳占鰲說:“你老人家先喝點酒,等著我去放他們。”立刻叫家人擺酒,伺候鄧飛雄。

吳占鰲先來到藏蛇洞看紀有德。有德被人家拿住,不死不活,心中正在焦躁,忽見灶光一閃,進來一個人。紀有德一看,那天被拿的時候有他,便破口大罵,說:“你這些小輩,既把老太爺拿住,殺剮存留,快給我個爽快。”吳占鰲說:“老英雄休罵,我特意前來救你。”過去便把繩扣解開。紀有德說:“你姓什么?”吳占鰲說:“我姓吳,現在有朋友來救你們,跟我走吧。一同到地牢,把那四位也救出來。”說著話,來到地牢。

紀有德說:“誰來救我們?”吳占鰲說:“鄧飛雄,他跟我原是街坊,又是親戚,論起來是我的舅舅,又是我的恩人。”過去把牢鎖打開,里面碧眼金蟬石鑄同魏國安正在大罵:“好賊子,把大太爺拿住,不死不活,猶如地獄一般,倒不如一刀把我殺了。”魏國安說:“兄弟,你不必罵了,外面門響。大約是這狗頭來殺咱們,一死倒也痛快。”吳占鰲進到里面,說:“二位別罵了,我來救你們。”石鑄說:“你放屁,你要殺就殺,何故來戲耍大太爺?”紀有德這才答言說:“二位別罵。”石鑄一抬頭說:“紀老英雄,你從何處而來?”紀有德說:“剛才也是這位把我解開的。”吳占鰲過去,把二人解開。又到兩邊地牢,把武杰和紀逢春放了出來。大家一通名姓,吳占鰲說明自己的來歷,眾人這才知道是鄧爺來了。

大家一同來到吳占鰲屋中,見鄧飛雄正在喝酒。鄧飛雄連忙站起來,說:“眾位受驚。”紀有德說:“若非是鄧兄來了,遇見你這位朋友,我等就如坐獄一般。這里既然有吳莊主,我們可好辦了,大眾商議吧。”鄧飛雄說:“我已然說好了,眾位喝一碗茶,咱們一同走吧。吳占鰲送咱們出去,這院子里削器埋伏太多,你我道路不熟。”吳占鰲立刻叫家人倒上茶來,吩咐備酒,留眾人吃了飯再走。大家用過酒飯,已交五鼓。吳占鰲帶領眾人,彎彎曲曲地出了周家寨,說:“鄧恩公!你老人家回到了大營,將這件事回明大人,十天之內,千萬要等我的回信。成與不成,我必給公館送信。”

鄧飛雄這才告辭,帶著五個人往前行走,不知不覺,天光已明亮了。鄧飛雄說:“紀老英雄,前者怎么會被他們拿住?”

紀有德就把被罩子罩住的情形一說。石鑄和魏國安說:“我二人是被串地錦拿住。”紀有德說:“這周百靈實在有能為,他這些削器埋伏,連我都看不出來。論削器埋伏,我可算無一不懂,他削器用的法則,是比我高明。”眾人說著話,正往前走,只見張文彩和高志廣,帶著小白猿竇福春、小太保錢玉,四個人迎面而來。眾人趕緊過去問道:“二位意欲何往?”張文彩說:“我二人正打算起身奔周家寨,因為不見了鄧飛雄,我等找了一天,你幾位在哪里遇到一處的?”紀有德說:“鄧兄到周家寨,遇見了親戚,不然,我等也回不來了。”遂將上項事細述了一遍。張文彩說:“原來如此,我二人因與周百靈有一面之識,原打算憑兩行伶俐齒,三寸不爛舌,順說他歸降,必要把他說好,免動刀兵。”紀有德說:“二位兄臺瞧著辦吧,我在公館候信就是了。”說著話,眾人分手。

張文彩等人來到周家寨莊門,已是紅日東升,家人問道:“二位找誰?”張文彩說:“我姓張名文彩,這位姓高名志廣,我二人特來拜訪周莊主。”家人一看是兩位儒雅先生,每位帶著一個小童,立刻回稟進去。此時周百靈尚未起來,家人便先去回稟吳占鰲。吳占鰲夜間放走了紀有德等人,自己心中盤算,明天我姊丈一問,我要說給放了,他準不答應。自己一夜也沒睡,天光大亮,喝下了兩碗茶,正在吃點心,外面家人來說:“現有張文彩、高志廣拜訪莊主,莊主尚未起來,回舅老爺知道。”吳占鰲吩咐有請,家人出去,把二位請了進來。吳占鰲見過高志廣,卻沒見過張文彩,只耳朵里聽人說過。一看這二位都是儒儒雅雅的,帶著兩個小童。吳占鰲說:“原來是二位先生,請坐吧。”高志廣說:“吳賢弟,我二人今天特來拜訪令姊丈,煩勞賢弟給回稟一聲,我弟兄許久未見。”吳占鰲立刻吩咐家人待茶,說:“二位少待,我去去就來。”

這才穿宅過院,來到內宅。周百靈剛起來漱口,見內弟進來,說:“賢弟來此何干?”吳占鰲說:“外面來了兩位姊丈的故友,一位是高志廣,一位是文雅先生張文彩。”周百靈一聽,趕緊來到外面,進了書房,見上面坐著高志廣,下面坐著張文彩,這二位都是周百靈時常盼念之人,就說:“原來是二位駕到。”急忙躬身施禮。高志廣說:“賢弟久違了,我給你二位引見,這就是我常提的張文彩。”周百靈說:“久仰大名,今幸得會,真乃三生有幸。今天你二位因何來此?”張文彩說:“我常聽高兄說,兄臺乃世外高人,今天特來拜訪。”正在說話,由外頭跑進一個人來,周百靈一看,有一宗岔事驚人。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