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三百二十七回 項金花有意憐才郎 姚廣壽公館請差官

話說項國棟本是沒有一定主意的人,聽了周百靈之言,愣了半晌,便拿刀站起身來,說:“你弟兄在此少待,我去殺他兩個人。”立刻來到外面,撲奔東配房,睜眼一看,大吃一驚,兩個人已蹤跡不見了。

書中交代:這兩個人是怎么一段事呢?原來家人把他兩個搭到了東配房,并沒有留人看守。這院有四扇屏門,通著項國棟的住宅。他有一個女兒,名叫項金花,外號人稱飛天彩鳳俠義女,今年二十二歲,尚未許配人家,就因高不成,低不就,小戶人家不給,做官的人家又不要。她今天在內宅聽見外面一亂,自己帶著丫環蘭花,拿了燈籠就往外走來,正看見家人往東配房抬進來兩個人,擱在屋中便轉身到前面去了。項金花叫丫環打了燈光一照,見魏國安是凈光瓦亮的一個禿子,一臉橫肉,兩眼一瞪,把項金花嚇了一跳。再看姚廣壽卻是一位俊俏的少年,不瞧猶可,一瞧不由得目蕩神移,便叫丫環進去,把他的綁繩解開。項金花說:“這位壯士貴姓?”姚廣壽看了她一眼,并未言語。項金花叫丫環把他扶了起來,又說:“你跟我來,我有話問你。”姚廣壽兩腿還能轉動,丫環連推帶拉,就把他推到西邊。一進屏門,這里也是北上房,明三暗五。來到上房屋中,又叫兩個丫環去把那個禿子給搭到廊檐下頭,別回頭叫他跑了。丫環說:“是。”項金花這才叫姚廣壽坐下,吩咐婆子、丫環退了出去。項金花說:“你是哪里人,姓什么?為什么到這里來?我看你儀表非俗,說了實話我不殺你。”姚廣壽說:“你要問我,我是慶陽府人,本來是武生員,現保彭大人當差。我叫姚廣壽,外號飛行太保,因跟彭大人破過連環寨,大人遞折本保我做了記名千總,五品頂戴,現在跟大人西下查辦。昨天拿住一個項文龍,招出擺木羊陣的周百靈住在這里。我等奉大人堂諭前來哨探,被賽方朔將我二人拿住。姑娘,你要把我二人放回去,等拿住周百靈之時,決不連累你們,我必感念你這分好處。”

項金花一聽姚廣壽所說的話,低頭半晌無語,心想:“我父親一世英雄,三個哥哥和一個兄弟,也是當世的豪杰。我今年二十二歲,雖練會了一身功夫,尚未有人家。自己父親這件事也做得太糊涂,周百靈雖系知友,做的是叛逆之事,只顧護庇周百靈,豈不惹下滅門之禍,死了還落一個亂臣賊子的罵名。”

正在沉吟之際,外面婆子說:“姑娘,老太太過來了。”項金花一聞此言,嚇得驚魂千里,臉上一紅。

她母親梁氏一掀簾子就進了屋子,因疼愛女兒,晚上都要過來瞧瞧睡了沒有?剛一進來。見院中有一人不知是誰,婆子、丫環都在低言俏語。老太太一掀簾子,又見屋中坐著一個少年男子,有二十多歲,面似銀盆,倒剪著雙臂。女兒就在西邊椅子上坐著。梁氏說:“女兒,這是誰?夜里在你屋里坐著。”姚廣壽正顏厲色地說:“我叫姚廣壽,原本跟彭大人當差效力,因來拿周百靈,被蠻子將我拿住。你家姑娘把我搭到這里來盤問,正在說我的來歷。”梁氏一看,已知女兒的意思,自己就坐下問道:“這位姚老爺,你是哪里人呀?”姚廣壽又說了一遍。梁氏說:“你家里還有什么人?”姚廣壽說:“家里就是我母親,并無別人。”梁氏說:“你可娶親了?”姚廣壽說:“已訂下親事,尚未迎娶。”梁氏說:“我跟你商量一件事,我這女兒今年二十二歲,跟你年歲也相當,你要愿意,我把女兒給你,咱們做門親事,再設法勸我的當家人,給你拿住周百靈,你自己斟酌吧。”姚廣壽一想:“要真叫我拿住周百靈,給皇上辦成一件大事,破了木羊陣,也是驚天動地的一件功勞。”又看這位姑娘溫柔美貌,自己也甚為愿意,就說:“老太太,既然如是,請上受我一拜。”項金花聽到這里,心中暗喜,連忙躲了出來。老太太叫婆子把繩扣解開,姚廣壽這才行禮拜見了岳母。

這時就聽外面腳步聲響,項國棟正打外面進來。他一進屋子,見姚廣壽正給梁氏磕頭,自己氣往上沖,可他又有點懼內,便在屋中一站,說:“什么人將他放出來的?”梁氏說:“你要問,是我把他放出來的。聽說他是官軍營的差官,你我不是反叛,咱們家又不占山落草為寇,何故幫著周百靈胡為!你跟官軍要做了對頭,要是發了兵來,你又該當如何?你若聽周百靈之言,殺官情同造反,咱們項氏門中的祖墳就該刨了!周百靈在金家坨已鬧得金景龍天翻地覆,幾乎家敗身亡。他到這里來,乃是我們的禍頭,交友該當量其輕重,故此我才把這位差官請到屋中。我看他一來是少年的英雄,又是彭大人的差官,就把女兒許給了他。我做這個主,把兩個差官放回去,可以保住項氏祖墳,也把你我的兒子救回來。你且去把周百靈擾住,別叫他走了。等他們回到公館,調兵前來拿他,這倒是一舉兩得!”

項國棟說:“這樣一來,我豈不是交友無信?”梁氏說:“你要交友有信,一家人的命也就沒有了!”項國棟愣了半天才說:“既然如是,把外面捆著的那位也放開,你們二位一同走就是了。”

來到外面,把魏國安解開,又叫魏國安做一個媒人。項國棟說:“你二位今天回去,明天晚上來,我必然設法不叫周百靈走了。”

姚廣壽二人告辭,出了項宅,施展陸地飛騰之術,天色大亮時來到了公館。一見馬玉龍,便把項家嶺之事細說一遍。馬玉龍說:“既然如是,把項文龍放開吧。”姚廣壽說:“先別放他,我雖然訂下親事,也不準知道項國棟的心思,等把周百靈拿來,再放也不為晚,我也不為落保。”馬玉龍說:“眾家英雄各帶兵刃,徑奔雙龍山去拿周百靈。”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