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第五十四回 歐陽德二上紫金山 周應龍智賺小方朔

話說歐陽德到了紫金山下,叫巡山嘍兵報上山去。不多時,寨門大開,周應龍親身迎接出來。歐陽德說:“寨主好哇?久違久違!”周應龍說:“義士別來無恙,里邊請坐。”二人攜手進寨,至聚義廳落座。手下人上來獻茶。有美髯公金刀無敵薛虎、小溫侯銀戟將魯豹、俏郎君賽潘安羅英、玉麒麟神槍太保高俊這四個人,在兩旁伺候。廳外有都頭目毛榮,領著三百名嘍兵。歐陽德說:“寨主,這幾日金牌可有下落無有?那武連來到這里,住了幾時?”周應龍聽罷,帶笑說:“金牌卻有下落,我已派人往北邱山去取了,義士在此等候幾日。”吩咐毛榮去到廚房備酒,給歐陽義士接風。家人擺上各樣菜蔬,周應龍讓歐陽德上座,自己主位相陪。歐陽德聽見金牌有了下落,心中甚為喜悅,不覺開懷暢飲。頭幾杯是家釀美酒,薛虎、魯豹、羅英、高俊四個人前來執壺敬酒,酒過三巡,想把歐陽德灌醉。周應龍知歐陽德是俠義英雄,要害他不容易,非得帶了酒不能用計,便也執壺敬酒。歐陽德在江湖多年,真假虛實總看得出來,見周應龍這番光景,竟也認以為真。他想,那金牌也許落在北邱山座山雕周應虎那里了,自己倒也放心。他既知金牌當真有了下落,喝得已有八分醉了。周應龍叫毛榮換熱酒來,親自給歐陽德斟上。歐陽德喝了幾杯,不知不覺頭眩眼黑,天地旋轉,腳底下發輕,心慌意亂。他情知不好,把酒杯一擲,說:“唔呀!混帳王八羔子,你用些什么藥酒,快些說來!”一伸手要抓周應龍,未能抓住,即跌于地下,不能動轉。金翅大鵬周應龍用五靈返魂藥酒把歐陽德灌入迷魂鄉,不省人事,便吩咐手下人拿黃絨繩把他捆好,送到西花園逍遙閣上東里間屋內。手下人答應,抬歐陽德下去了。吳太山說:“寨主,此時把歐陽德收在花園逍遙閣之內,必須派一個人看守。”周應龍說:“寨內頭目,就是胡鐵釘無事,派他看守西花園。”苗順說:“寨主,我這里有一粒丸藥,塞在歐陽德鼻孔之內,管保他醒不過來。”家人立刻拿去辦理,大家晝夜留神。

且說彭大人、蔡慶、張耀宗三個人,順大路走至夾道,見前面有兩輛車停住,正自打架。張耀宗瞧見都是自己人,連說不可打架。

書中交代:頭前這輛車,乃是金頭蜈蚣竇氏,帶著女兒惡魔女蔡金花,趕車的是家人蔡順,因為走到夾道溝北口,約摸有一里多遠的路,只可走一輛車;卻見從南來了一輛二套太平車,兩個鐵青騾子,車內坐著兩個仆婦,中間坐著一個女子,年有十七歲,生得芙蓉粉面,眉黛青山,目橫秋波,真有仙女之姿。怎見得,有詩為證:才向瑤臺覓舊縱,曙鴉啼斷景陽鐘。

薄施脂粉妝偏媚,倒插花枝態更濃。

立盡晚風迷蛺蝶,坐臨秋水亂芙蓉。

多情莫恨蓬山遠,只隔珠簾抵萬重。

蔡順高聲說:“南邊車別來,要往后轉開。”那邊趕車的說:“你少走一箭之路,我就過去啦,省得費事。你好好退回去,免得費事。”蔡順說:“你說的不算,你退回去,讓我過去。”那個趕車的人把臉一沉,說:“你說的不算,連你的車主也不行。”金頭蜈蚣竇氏一聽,說道:“小子你別說啦!老太太這輛車是不能退的,你們快些讓太太過去。”車內蔡金花說:“你要不退回去,別說我打你。”那車里坐的女子一聽,只氣得面目改色,說:“你等別欺負人,我不與你一般見識。”蔡金花說:“別不要臉,我撕你去。”那車上的女子,聽蔡金花的言語骯臟,便把奶娘、仆婦一分,她自己用寶藍縐手絹把頭包好,跳下車來。她身體靈便,身穿著桃紅色女襖,蔥心綠中衣,腰系西湖色汗巾,足下紅緞花鞋又瘦又小,粉面生嗔,蛾眉倒豎,杏眼圓睜。蔡金花性如烈火,一生不服人,見那女子這般景況,也跳下車來,把銀紅色女襖掖好,伸手就抓那個女子。那個女子用拳相迎。兩個人上下翻飛,躥縱跳越,閃展騰挪,門路精通,速小綿軟巧,手眼身法步各按門路。把兩個趕車的嚇得也忘了開車啦!盡瞧兩個女子打架。

正在爭斗之際,忽聞正北馬蹄之聲,正是張耀宗、蔡慶保著彭公走到這里。蔡慶說:“別動手,這是為什么?”張耀宗說:“別打,我來啦!”那邊那個女子一瞧,說:“哥哥來了。”

連忙住手。蔡金花見她父親來了,也閃在一旁。

書中交代,那邊來的女子名張耀英,人送綽號俠良姑。她因哥哥玉面虎張耀宗從家中走后,至今并無音信,師兄歐陽德也未見回來,甚不放心,便把家中之事托老家人管理,內宅有張耀宗的乳母甄氏照應,自己仗著一身本領藝業,帶了奶娘劉氏、仆婦洪氏,趕車的家人張忠,離家到河南各處尋找,卻并無下落。打算要往京都去找兄長張耀宗,今日正走到夾道溝,遇見蔡金花,乃是未過門的嫂子。張耀英對兄長說明了方才打架之故。蔡慶也過來給大家引見了。眾人各回車去。

過了黃河一站,就是汴梁城。彭公接了印,拜了同寅藩臬道府,祭了圣廟、忠賢祠等處。因知前次捉拿的惡法師馬道元,已被知府貪贓受賄,放縱大盜逃去。彭興即遞了一個折子,把知府武奎參了。接任五天,彭興來稟說:“把總常興告假走了。”

張耀宗也跟大人告了十天假,要去找金牌。竇氏和蔡金花住在慶和店,作為公館。蔡慶同張耀宗住店內北上房東屋,蔡金花母女住西屋里,張耀英住外間屋。靠北墻八仙桌一張,兩邊各有一把椅子。蔡慶與張耀宗落座,說:“姑老爺今日告假,要給大人找金牌去,倘歐陽義士回來,豈不兩誤?據我想來,不如等幾日。”張耀宗說:“你老人家說的話雖然有理,怎奈歐陽師兄一去未回,我心驚肉跳,恐他中了周應龍的詭計,我去探訪探訪。”蔡慶說:“我有一個主意,少時我辦一份壽禮,同你到高家莊去,那里有一位老隱士,名喚魚眼高恒,明日是他八十壽辰,天下各處老少英雄去的不少。我們一則暗訪金牌下落,二則歐陽義士想必有人遇見他在哪里?如歐陽義士當真在紫金山未回,你我到集賢鎮,住在自己店內暗中探訪。不知姑老爺意下如何?”張耀宗聽罷,說:“很好!你老人家便請置辦壽禮四樣。”又吩咐家人要好好伺侯主母與二位姑娘。

次日,雇了一輛車,翁婿二人坐著,竟奔高家莊而來。日色西斜之時,已到高家莊,只見莊外樹木森森,進了村口,東頭路北是一片瓦房,門首張燈結彩,大門外有家人伺侯。車到門首,蔡慶、張耀宗二人下車,將禮單交給家人拿進去。不多時,魚眼高恒、水底蛟龍高通海父子親身迎接出來。蔡慶、張耀宗翁婿二人過去見了禮。張耀宗自通名姓,給高恒行禮。高通海過來拉住張耀宗說:“大哥從哪里來?自從那日一別,時常想念。”劉德太也出來與張耀宗見禮,問:“蔡伯父好?”蔡慶說:“劉老大你好哇?到這里來拜壽啦!你老親好。”說著話,五個人往里走至客廳內,見綠林英雄有滾了馬石賓、樸刀李俊、泥金剛賈信、快斧子黑雄、滿天飛江立等三十余人,大家敘禮已畢。不知怎樣打聽金牌,且看下回分解。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