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沁園春 丁酉歲感事

[宋] 陳人杰
  誰使神州,百年陸沉,青氈未還?悵晨星殘月,北州豪杰;西風斜日,東帝江山。劉表坐談,深源輕進,機會失之彈指間。傷心事,是年年冰合,在在風寒。說和說戰都難,算未必江沱堪宴安。嘆封侯心在,鳣鯨失水;平戎策就,虎豹當關。渠自無謀,事猶可做,更剔殘燈抽劍看。麒麟閣,豈中興人物,不畫儒冠?
分類標簽: 豪放詩
【注釋】:
在這首詞中,作者猛烈抨擊了當權者的腐朽不堪,誤國害民,抒發了作者熱愛祖國,渴望能長纓立馬為國殺敵的熱情。作此詞的前三年,蒙古滅金后,隨即對宋大舉興兵 ,連年南下,宋軍屢屢敗北,襄、漢、淮蜀間烽煙不斷,危急日甚。宋理宗張惶失措,雖下沼罪已,仍無法挽救國土的淪喪。詞中所言“丁酉歲“(理宗嘉熙元年,1237 年)即是指那幾年的事。面對朝廷的腐敗無能,國家的日益陸沉,作者痛心疾首,憤郁填膺,不由寫下該詞。
詞的開頭說 :“誰使神州 ,百年陸沉 ,青氈未還?”指的是中原大片國土,被蒙軍占領,久久不得恢復,這究竟是誰的責任”理正辭嚴,大義凜然。這里用《晉書》中兩個典故合在一起 ,極為貼切。“陸沉”,是無水而沉淪的意思,比喻土地淪陷。西晉時,王衍任宰相,正值匈奴南侵,他清談誤國,喪失了很多土地。桓溫憤慨地說:“遂使神州陸沉,百年丘墟,王夷甫(王衍的字)諸人不得不任其責 !”作者通過這個典故來斥責當時南宋當權者。又王獻之夜睡齋中,有小偷進到他房里,偷了他所有的東西。獻之慢吞吞地說:“偷兒,青氈我家舊物,可特置之。”將小偷都嚇跑了。這里以“青氈”喻中原故土,將敵方比作盜賊,說國土遭掠奪后,沒有歸還。作者在靈活地反用典故。
接著,詞由憤慨轉為惆悵,對國事局勢發表議論。
他說,如今北方有志之士已寥寥無幾:南宋的半壁江山也如同落日,日子不長了。朝廷里有些人因循守舊,懦怯無能,只是坐著空談;有些人則只好說大話,妄取虛名,行事魯莽輕率。這樣,轉瞬之間喪失了戰勝敵人的機會 ,“東帝”,喻岌岌可危的南宋。戰國時,齊湣王稱東帝,自恃國力,并不審時度勢,后被燕將樂毅攻破臨淄,他在出奔中被殺。“劉表”,喻空談的保守勢力。三國時,曹操攻柳城,劉備勸荊州牧劉表乘機襲擊許昌 ,劉表不聽 ,坐失良機,后來悔之莫及 。“深源”,是東晉殷浩的字,他雖都督五州軍事,但只會大發議論,名不符實。曾發兵攻前秦,想收復中原,結果所遣先鋒倒弋,棄軍倉皇逃命。這里用比草率用兵的冒進者 ,也是很妥貼的。總之,“劉表”三句 ,言“ 坐談 ”與“輕進”指的都是貽誤戰機。《沁園春 》是一個有淋漓酣暢特點的詞調 ,一氣流注,有滔滔不絕之勢,若用于抒情,也增加綿綿無盡之意,對仗的特殊,在于這七句之中,除最后一句是散句外,余六句都要求對仗。下闋也是這樣,用在這里,論說南與北的形勢、戰與和的失算,又恰好形成鮮明的對比,有助于表達兩難的困境。再用散句“機會失之彈指間”一結,遺憾悵恨之情更加深遠。
“傷心事,是年年冰合,在在風寒。”上闋末了,詞情轉為憂傷與悲哀 。“在在 ”,即處處 。“冰合”、“風寒 ”,比喻南宋遭北方強敵的不斷威脅和進攻,長期茍且偷生,因循寡斷。處于水深火熱之中,這是恢復故地的機會喪失的必然結果。詞中論說時事形勢,多不實說某人某事,必用比喻借代。這是由于藝術表現上的需要,要盡量避免用語太過于直白,力求含蓄有味。前面說北地英杰寥寥,南國江山可危,都從衰謝景物取喻。至于借“青氈”、“東帝”、“劉表”、“深源”等典故史事諷今,用意也在于此。
下闋作者直抒胸臆,但仍與上闋緊密關連。先以“說和說戰都難,算未必江沱堪宴安”兩句過片。出現和不能安、戰不能勝的情勢。固然是當時客觀條件所限制,但當道者在和與戰問題上,并無良策,只是各執已見,爭吵不休,不想真正有所作為,這也使有識之士無技可施。“江沱”,指代江南。“沱”,是長江的支流 。語出《詩·召南·江有汜》。“宴安”,是享樂安逸的意思。這兩句承上啟下,下面就說到自己抱負難以實現。
“嘆封侯心在,鳣鯨失水;平戎策就,虎豹當關。渠自無謀 ,事猶可做,更剔殘燈抽劍看。”這是嘆息自己空有立功建業的壯志,而身處困境,無用武之地;想上書陳述恢復大計,無奈壞人當道,無人采納自己的意見。詞人接著說,這是當權者無救國才能,沒有辦法挽救國難 ,其實,形勢并未到不可救藥的地步,國事還可挽救,當勉力圖治才是。所以自己深夜里挑燈看劍,仍希望能為國殺敵立功。“封侯”,詩詞中的常用語,已成了從軍立功的代詞,并非真為謀求爵祿。鳣、鯨,都是大魚,如果離開江湖大海,它就會遭螻蟻所欺 。賈誼《吊屈原賦》說:“彼尋常之汙瀆(臭水溝)兮,豈能容吞舟之魚?橫江湖之鳣鯨兮,固將制于螻蟻 。”詞正用此意。“平戎策”,即打敗敵人的建議 。“虎豹當關 ”,語出《楚辭·招魂》:“虎豹九關,啄害下人此。”“渠自無謀 ”,暗用打勝長勺之戰的曹劌說過的話:“肉食者鄙,未能遠謀。”(《左傳·莊公十年》)這幾句都用兩兩對照、揚抑相參的寫法,文勢跌宕起伏“封侯心在”是揚,“鳣鯨失水”便抑;“平戎策就”揚 ,“虎豹當關”抑;“渠自無謀”抑,“事猶可做”揚 ”。恰好能表達出作者內心感情起伏不定,而“更剔殘燈抽劍看”一句,尤為精采。全詞于論中抒情,以這一點睛之筆,統攝以前眾多的比喻句,從而使主體形象鮮明突出,從而使直白淺顯,但畢竟還不能構成主體形象。一位深夜不寐,在燈下凝視著利劍、躍躍欲試的年輕愛國志士的英姿,躍然于紙端。此句措詞也精警,不遜于稼軒的“醉里挑燈看劍”。“更剔殘燈”四字,耐人尋味。被重新“剔”亮的 ,雖說是“殘燈”,也可看作是心靈中本來暗淡了的火光。
詞結尾說:“麒麟閣,豈中興人物,不畫儒冠?”漢宣帝號稱中興之主 ,曾命畫霍光等十一位功臣的肖像于未央宮內麒麟閣上 ,以表揚其功績 。所以作者說 ,難道只有武將們才能為國家建功立業 ,讀書人(儒冠)的肖像就不能畫在麒麟閣上嗎 ?杜詩曰:“儒冠多誤身 ”。對此種不合理說法,作者顯然不甘心為此,故而要大聲責詰。詞的情緒由伏而起,最后再變而為亢奮激揚,堅信此生尚可大有作為。
作者寫此詞時年方二十,正是風華正茂,意氣風發之時。作者以布衣出生之身,卻自此鳣鯨,自許以封侯,而且視駔中肉食者為糞土,激越飛揚,盡述胸中抱負,抨擊當權者的無能衰敗。全詞前后呼應,氣勢磅礴,表現出一股救國于危難之中的積極向上的奮斗精神。

陳人杰

陳人杰(1218-1243),一作陳經國,字剛父,號龜峰,長樂(今福建福州)南宋詞人,同時也是宋代詞壇上最短命的詞人,享年僅26歲。他現存詞作31首,全用《沁園春》調,這是兩宋詞史上罕見的用調方式。

推薦詩詞

清平樂·離腸宛轉(元·元好問)

離腸宛轉。瘦覺妝痕淺。飛去飛來雙語燕。消息知郎近遠。樓前小雨珊珊。海棠簾幕輕寒。杜宇一聲春去,樹頭無數青山。

登岳陽樓(唐·杜甫)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
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臨江仙·信取虛空無一物(宋·朱敦儒)

信取虛空無一物,個中著甚商量。風頭緊后白云忙。風元無去住,云自沒行藏。
莫聽古人閑語話,終歸失馬亡羊。自家腸肚自端詳。一齊都打碎,放出大圓光。

四時田園雜興 春日(宋·范成大)

土膏欲動雨頻催,萬草千花一餉開。
舍后荒畦猶綠秀,鄰家鞭筍過墻來。

減字木蘭花·天涯舊恨(宋·秦觀)

天涯舊恨,獨自凄涼人不問。
欲見回腸,斷盡金爐小篆香。

黛蛾長斂,任是春風吹不展。
困依危樓,過盡飛鴻字字愁。

軍城早秋(唐·嚴武)

昨夜秋風入漢關,朔云邊月滿西山。
更催飛將追驕虜,莫遣沙場匹馬還。

瑞鷓鴣(宋·辛棄疾)

江頭日日打頭風。憔悴歸來邴曼容。
鄭買正應求死鼠,葉公豈是好真龍。
孰居無事陪犀首,未辦求封遇萬松。
卻笑千年曹孟德,夢中相對也龍鐘。

楠樹為風雨所拔嘆(唐·杜甫)

倚江楠樹草堂前,故老相傳二百年。
誅茅卜居總為此,五月仿佛聞寒蟬。
東南飄風動地至,江翻石走流云氣。
干排雷雨猶力爭,根斷泉源豈天意。
滄波老樹性所愛,浦上童童一青蓋。
野客頻留懼雪霜,行人不過聽竽籟。
虎倒龍顛委榛棘,淚痕血點垂胸臆。
我有新詩何處吟,草堂自此無顏色。

答人(唐·太上隱者)

偶來松樹下,高枕石頭眠。
山中無歷日,寒盡不知年。

憶秦娥·梅謝了(宋·劉克莊)

梅謝了。塞垣凍解鴻歸早。鴻歸早。憑伊問訊,大梁遺老。浙河西面邊聲悄。淮河北去炊煙少。炊煙少。宣和宮殿,冷煙衰草。

相關作者
相關詩詞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手机挂机赚钱分享10人 足球手游 AG机动乐园开奖视频 gta5ol怎么和好友赚钱 求做彩票分分彩计划软件 德州扑克上海哪里玩 二八杠玩法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 澳客彩票网 足球竞彩计算器 网上ag真人赌博是骗局 赌三公咋样压才能赢钱 dnf怎么稳定赚钱 双色球投注技巧 上海11选5走势 手机打鱼游戏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