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憶舊游 登蓬萊閣

[宋] 張炎
問蓬萊何處,風月依然,萬里江清。休說神仙事,便神仙縱有,即是閑人。笑我幾番醒醉,石磴掃松陰。任狂客難招,采芳難贈,且自微吟。俯仰成陳跡,嘆百年誰在,闌檻孤憑。海日生殘夜,看臥龍和夢,飛入秋冥。還聽水聲東去,山冷不生云。正目極空寒,蕭蕭漢柏愁茂陵。
【注釋】:
蓬萊閣是江南名勝之一,處于浙江紹興臥龍山下。紹興處于錢塘江、曹娥江、杭州灣的懷抱之中。登高一望,江天空闊。風景極為獨特。周密張炎等人曾于此處作詩吟詠 。這首《憶舊游》,詠來曲折低沉,清空幽峭。
“問蓬萊何處,風月依然,萬里江清”。全詞借勢起筆,“問”字直接領起,帶出登閣游覽的總印象。“風月”從時間上寫人事的變化。時間未變,而思念大變,令人倍感痛心。“萬里江清”。從空間上寫閣上眼界的空闊。“休說神仙事,便神仙縱有,即是閑人。”前面三句寫景 ,此句轉為抒情 。從寫景到抒情,轉得虛靈。意為身歷亡國巨變,要象神仙那樣出世嗎?但神仙并不存在,不值得追求的。作者是南宋遺民,他認為只有放棄俗世的紛擾,才是真正的“神仙”。世上有蓬萊閣一類景物可供幽賞,這正是“神仙”的“安身立命”之地。
“ 笑我幾番醒醉,石磴掃松陰 。以“醒醉”、“掃磴”的活動來表示,含蓄表達中點明“游”字。 “石磴”即用“松陰掃石磴”句。“任狂客難招,采芳難贈,且自微吟。”筆觸之處又回轉蓬萊閣。“松陰”掃“ 石磴 ”,已有“獨”意。“采芳難贈”化《古詩十九首》“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詩意 ,欲采芳香,無素心人可贈。詞人感到孤獨,只好“任”之,只好“微吟”自尋慰藉而已。
“俯仰成陳跡,嘆百年誰在,闌檻孤憑”,意接上片總括游蹤。世事的變化和此行的孤獨。所云“俯仰”之間,許多世事盡成“陳跡”,抒發了物人皆非之感慨。感物中懷人念遠中傷逝,憂憤加深。“海日生殘夜,看臥龍和夢,飛入秋冥。”寫天亮前所見景色。“海日生殘夜”,寫殘夜所見臥龍山在朦朧中的盤踞情狀。山騰如龍,在人夢境。作者思緒跳動,從殘夜到天明,從日色到江聲。“還聽水聲東去,山冷不生云。”“不生云”,云氣蜇狀,自為一片凄冷不動氣象。“正目極空寒”,從恢強飛動轉到冷峭幽寂。“蕭蕭漢柏愁茂陵”,結句上接“目極”,意卻向遠處延伸。此句含意無限,是遺民心事的點睛之筆。“愁”字 ,點出“茂陵松柏”與此時、此地、此心的關系。
陳廷焯評這首詞時講:“后闕愈唱愈高,是玉田真面目。”“愈唱愈高”,因情所致 ,愈來愈激動,在詞的節奏抑揚頓挫,高低相間,高低相抑,詞筆極為婉約幽峭。

張炎

張炎(1248-約1320),南宋最后一位著名詞人,字叔夏,號玉田,又號樂笑翁。臨安(今浙江杭州)人,祖籍秦州成紀(今甘肅天水)。貴族后裔(循王張俊六世孫)。祖父張濡,父張樞,皆能詞善音律。前半生富貴無憂。1276年元兵攻破臨安,南宋亡,張炎祖父張濡被元人磔殺,家財被抄沒。此后,家道中落,貧難自給,曾北游燕趙謀官,失意南歸,長期寓居臨安,落魄而終。

著有《山中白云詞》,存詞302首。

推薦詩詞

長相思·山一程(清·納蘭性德)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關那畔行,
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
故園無此聲。

紅樓夢十二曲——飛鳥各投林(清·曹雪芹)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
有恩的死里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
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
冤冤相報自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幸。
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

尉遲杯 離恨(宋·周邦彥)

隋堤路,漸日晚、密靄生深樹。
陰陰淡月籠沙,還宿河橋深處。
無情畫舸,都不管煙波隔前浦。
等行人醉擁重衾,載將離恨歸去。

因思舊客京華,長偎傍疏林小檻歡聚。
冶葉倡條俱相識,仍慣見珠歌翠舞。
如今向漁村水驛,夜如歲、焚香獨自語。
有何人念我無聊?夢魂凝想鴛侶。

野望(宋·翁卷)

一天秋色冷晴灣,無數峰巒遠近間。
閑上山來看野水,忽于水底見青山。

殿中楊監見示張旭草書圖(唐·杜甫)

斯人已云亡,草圣秘難得。及茲煩見示,滿目一凄惻。
悲風生微綃,萬里起古色。鏘鏘鳴玉動,落落群松直。
連山蟠其間,溟漲與筆力。有練實先書,臨池真盡墨。
俊拔為之主,暮年思轉極。未知張王后,誰并百代則。
嗚呼東吳精,逸氣感清識。楊公拂篋笥,舒卷忘寢食。
念昔揮毫端,不獨觀酒德。

春歸昌谷(唐·李賀)

束發方讀書,謀身苦不早。
終軍未乘傳,顏子鬢先老。
天網信崇大,矯士常慅慅。
逸目駢甘華,羈心如荼蓼。
旱云二三月,岑岫相顛倒。
誰揭赪玉盤,東方發紅照。
春熱張鶴蓋,兔目官槐小。
思焦面如病,嘗膽腸似絞。
京國心爛漫,夜夢歸家少。
發軔東門外,天地皆浩浩。
青樹驪山頭,花風滿秦道。
宮臺光錯落,裝盡偏峰嶠。
細綠及團紅,當路雜啼笑。
香風下高廣,鞍馬正華耀。
獨乘雞棲車,自覺少風調。
心曲語形影,只身焉足樂。
豈能脫負檐,刻鶴曾無兆。
幽幽太華側,老柏如建纛。
龍皮相排戛,翠羽更蕩掉。
驅趨委憔悴,眺覽強容貌。
花蔓閡行輈,縠煙暝深徼。
少健無所就,入門愧家老。
聽講依大樹,觀書臨曲沼。
知非出柙虎,甘作藏霧豹。
韓鳥處矰繳,湘鯈在籠罩。
狹行無廓落,壯士徒輕躁。

王凝妻(明·李東陽)

妾生愛身如愛玉,玉可玷,身不可辱。
生不逢,魯男子,彼氓何知妾為恥。
揮刀斷臂不自謀,已看此臂為妾仇。
不恨妾身出無主,但恨妾身為婦女。
君不見中原將相夸男兒,朝梁暮周皆逆旅。

秋江晚泊(唐·劉禹錫)

長泊起秋色,空江涵霽暉。暮霞千萬狀,賓鴻次第飛。
古戍見旗迥,荒村聞犬稀。軻峨艑上客,勸酒夜相依。

王伯純讀書別墅晨起有懷縱筆奉寄(明·張以寧)

數日有所思,作詩無好趣。
思君讀書芳桂林,睡起題詩有新句。
謝公埭上棟花風,密葉啼鶯綠如霧。
君如塵外鶴,我似書中蠹。
人生知己海內稀,縱有參差不相遇。
咫尺思君知幾回,遠別懸知亦良苦。
草亭新竹長,昨夜邗溝雨。
恩君持酒時,心逐江潮去。
明年柳暗金河路,君馬如龍轡如組。
而今壁上好題詩,記取王郎讀書處。

鹿頭山(唐·杜甫)

鹿頭何亭亭,是日慰饑渴。連山西南斷,俯見千里豁。
游子出京華,劍門不可越。及茲險阻盡,始喜原野闊。
殊方昔三分,霸氣曾間發。天下今一家,云端失雙闕。
悠然想揚馬,繼起名硉兀。有文令人傷,何處埋爾骨。
紆馀脂膏地,慘澹豪俠窟。仗鉞非老臣,宣風豈專達。
冀公柱石姿,論道邦國活。斯人亦何幸,公鎮逾歲月。

相關作者
生肖时时彩的模拟 甘肃快三遗漏号统计表 11选53拖8多少钱 时时彩大小单双口诀 分分彩是不是有人控制 重庆时时彩彩乐乐 时时彩龙虎计划软件 yp街机漏洞 百搭二王注册 即时比分大赢家体育 双色球二胆拖9 千炮捕鱼官方版下载 玩家个人怎么用租号玩赚钱 beplay体育app下载ios 北京pk10计划软件下载 fg捕鱼平台赢钱 过年在上海干什么赚钱